一个老三届毕业生的数学探索之旅(二十三)

胡天佑

 

谨以此文献给佛山一中所有老师,你们凭渊博的学识,用辛勤的劳动锤炼出我们扎实的文化基础、强健的体魄和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精神。

[smartslider3 slider=2]

 

⒋ 美国教书

在学校里,我们认识了一位在收发中心工作的美国人丹尼斯并成为好朋友,他有着绿湾城大多数人的善良、热情、真诚、勤劳、能干。丹尼斯比我小好几岁,高大俊朗,祖上来自比利时,几代下来传下四五百亩地,基本上由他父亲一人打理,母亲全职家务,养活着八个孩子。当然,所有农耕操作都用大型机械。农场里有自住的房子、农具机械仓库、肉牛场和紧挨着的高高圆柱形被称作“塞楼”的饲料库。肉牛的喂养通过几条由“塞楼”通到饲料槽的饲料自动传送带完成。周围就是那几百亩耕地,没有别的人家,这一点跟中国农村大不一样。中国农村一般由几十户甚至两三百户同宗同姓乡亲聚居一起,互相照应守望相助,耕地则在村子周围。这种生存方式也许对两国的文化差异产生影响:美国人崇尚独立,中国人习惯裙带。

丹尼斯参加过越战,复员后被安排在学校收发中心工作。这也是这里很多祖辈务农的年青人能脱离农场到城里找到一份好工作的一条路。当然如果他们想深造,也可以免费上大学,我有一些学生就是现役或退伍军人。我们买房也是在丹尼斯的帮助下顺利完成的。他专门请他所居住小镇的一位房子评估员朋友来帮我们评估房子的价值,他是业余木工,又帮我们修理好房子门窗存在的一些小问题。还从他的树苗圃里移来一些小松树植于房子周围合适的位置上,让松树慢慢长大保护房子。

鹿狩猎是威斯康星人重要的户外活动之一。每年九月初到十月中,有一个半月为弓箭猎鹿季节,接下来有一个月为猎枪猎鹿季节。猎鹿是为了防止鹿过度繁殖,维持生态平衡,也能使人们得到野生鹿肉做成肉末冷冻后长年做汉堡包食用。因为到处都是树木草地田野,这里的野鹿实在太多了,房子周围、大学校园,常常见到野鹿,有时甚至三五成群在我们身边跑过。除了不断引起交通事故,它们也对果树及农作物也造成极大破坏。丹尼斯自己有40多英亩的树林,到绿湾城的第二年冬天,丹尼斯就带我们到他的深林里去猎鹿。他先把我们带到他树林里自己以前建造约30平方米的小木屋,升起炉火取暖。因为猎鹿时需要在寒冷中呆较长时间,只是我跟丹尼斯去,太太和女儿则把带来的食物准备好,几个小时我们回来后就可以烧菜做饭,庆祝一番。能猎到鹿最好,猎不到也是一次很有意思的野营。树林周围都是玉米农田,野鹿常常出没,而小树林正好是它们理想的栖息地。我穿好毛衣、毛裤、毛帽,下了小卡车,跟着丹尼斯,从下风的路口进入树林。从雪地上留下的脚印和粪便判断,丹尼斯小声告诉我,这附近有几个鹿,我非常兴奋悄悄紧跟。因为野鹿的嗅觉、听觉和视觉都十分灵敏,走不很远,他示意我蹲下,然后迅速闪身一颗树后,取子弹,上子弹,举枪,瞄准,开火,一气呵成。我一直都没有看到鹿,只是听到“呯”一声枪响,也不知他是否得手。丹尼斯高兴地对我说“打中了!” 野鹿负痛逃窜,丹尼斯和我沿着血迹一路跟着。大概一百米开外我们找到倒在雪地上一百多磅的公鹿,被击中心脏。丹尼斯取出一把非常锋利的小刀,把野鹿的肚皮剖开,取出内脏,在附近挖个坑埋掉,然后拖着战利品回到车里。太太见我们真的猎到鹿非常高兴,而女儿则看着鹿问丹尼斯为什么要猎鹿,丹尼斯只好一五一十认真向她解释。太太大显厨艺干炒牛肉河粉,丹尼斯连连竖起拇指,大赞好吃。在绿湾城二十几年,我们常常享用到美味的鹿肉。而且美国人不吃鹿骨,每年都有很多鹿骨头送我们,广东人都喜欢鹿骨头汤。太太很喜欢紧靠骨头的肉,说它特别香。

这里另一个非常普遍的户外活动是钓鱼。威斯康星州一年四季都可以钓鱼,先说说钓冰鱼吧,因为我们广东人从来没有经历过。几场风雪寒流之后一望无际的密歇根湖慢慢被厚厚的冰层密封。不过鱼儿还是象往常一样在冰下温暖的水中闲游觅食,这当然是钓冰鱼的好时机。我们一家人坐上丹尼斯的大面包车,慢慢地在湖面冰层上行驶,后面拖卡上放着一间大约五六平方米的小木屋和准备钓冰鱼的用品工具。丹尼斯说冰层有两三英尺厚,我们是安全的。放眼远望,有几辆象我们这样的面包车或卡车在行驶中,也有不少人已经安放好帐篷或小木屋开始钓鱼。我们选了一个周围人不太多的地方停下来,把木房子搬下来放好,四周用小缆绳固定,里面有一炉子用来生火煮东西和取暖。丹尼斯先用电动冰钻,在房子里面钻三四个大约四寸直径的洞,接着在房子周围又钻了七八个。每个冰洞都放一条鱼线和钓,线上面绑有浮标和小旗,当鱼咬钓时浮标和小旗就会动,这时就可以把鱼拉上来。整个过程女儿亦步亦趋紧跟丹尼斯,当他半跪着整理鱼钓的时候,她都会蹲下来全神贯注。丹尼斯叫我女儿专门照看房子里边的浮标,一有动静马上告诉他。当然房子外面的浮标我们负责,分配妥当,丹尼斯就拿出平底锅在火炉上煎鹿肉、洋葱、面包,为大家准备午餐三明治,女儿则聚精会神看着她负责的几个浮标。大概是平生第一次钓鱼,她有点紧张。不一会就对丹尼斯大叫“有鱼!有鱼!”。丹尼斯回头一看,只见她前面一个冰洞的浮标正在上下沉浮,他一边答应一边走过去拉鱼线,女儿很高兴,眼看着一条半个手掌大的蓝鳃鱼,被鱼线牵着,挣扎着游向水面。突然,鱼脱钩了,游几下就踪影全无,女儿马上哭了起来。丹尼斯一边整理鱼钓一边笑着安慰她:“不哭不哭,等一会我们会钓一条更大的。”安排好后,我们就去巡视房子外面的浮标。刚出房子不久,女儿又大叫“有鱼了!有鱼了!”这一次浮标竟被鱼拖进水里,丹尼斯马上过去拉鱼线,女儿紧张地盯着,很快就拉上来一条手掌大活蹦活跳的蓝鳃鱼。女儿高兴极了,问丹尼斯,“这条鱼算不算是我钓的?”,丹尼斯笑着说:“当然是你钓的。“

除了钓冰鱼,开春捕鱼印象也非常深刻。在丹尼斯爸爸的农田里,有一条小河弯弯曲曲,通往密歇根湖湾,春天一到,湖里的鲨克鱼(很象广东的鲩鱼)就会三五成群逆河而上寻找地方产卵。有一次丹尼斯带着我和太太、儿子到小河中捕鱼,按照丹尼斯的指点,儿子用小渔网往下一兜,竟兜到三四条、两三磅重、蹦蹦跳跳的鲨克鱼,“天啊!这么多。”儿子大叫,不一会就捕到很多鱼。

接下来我们兴高采烈跟着丹尼斯去看他们的乡镇游行,欢迎从伊拉克战场归来的战士。他说他弟弟是游行主角。游行队伍不很长,游行者衣着光鲜、红红绿绿,坐着敞蓬老式汽车或消防车或拖拉机或马车,还有一队管乐队, 敲锣打鼓,高兴的向街旁观众挥手,喊叫。队伍最前面是一辆军车,站着丹尼斯的弟弟和另一位军人,一身军装,英气焕发,刚从伊拉克战场回来,使劲向我们挥手。他们是乡里的英雄。国家一声号令,义无反顾奔赴前线。乡亲父老热情地向他们鼓掌,欢呼。然而丹尼斯悄悄对我们说,他弟弟还在伊拉克的时候,他妈妈天天祈祷,希望他能平安归来,就如当年他在越南一样,因为他有一个一起到越南的哥们就没能回来。然而在地球的另一边,伊拉克人民憎恨他们,说他们是侵略者、刽子手。这当然是士兵的无奈,也是政治的悲哀。一些有权力的人不惜挑起战争,选择用杀人的残忍方式处理纷争或获取利益,还举着国家利益、人道民主的正义大旗。

芸芸众生不过日求两歺,夜求一宿,求家人平安、社会安稳,而战争和动乱则恰恰推毁平民百姓这些善良祈愿。我太太多次感概对我说,我们非常幸运没有亲身经历战争的残酷。但愿中美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和睦友好两国之间永远没有战争。(未完待续)

 

 来源:胡天佑回忆录

照片提供:胡教授太太 宝琴

编辑:《密城时报》编辑部

合作伙伴
[smartslider3 slider=3]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