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多数人对多数人政体的DNA和华人的生存缝隙

木杉

相信在2020年,世界各地的人生活得都很艰难。疫情造成的全球感染人数每天以“万“为单位,死亡人数以”千“为单位计算。经济衰退,造成的失业狂潮, 失去亲人,已经让人痛苦不堪,加上失去经济收入,更是雪上加霜。然而,比其他国家更加不幸的是美国人民。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每天感染人数达到数万人甚至二十几万,死亡人数每天也达到几百至几千人。 在2020年的疫情中,美国拿下世界二个第一: 感染总人数第一,死亡人数第一。截至一月十九日,感染人数2460万,死亡40万;经济方面,美国的经济衰退也是世界之最,2020年也是罕见的GDP 4.3%负增长。如果只是疫情造成的苦难,也没有什么抱怨的,毕竟是天灾造成的,世界各地的境况大同小异,程度好坏稍有差异而已。

[smartslider3 slider=2]

美国另外一场灾难则是“人祸”造成的,美国民众在2020年深受“天灾”和“人祸”双重打击。2020年刚好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了争夺总统席位,竞争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支持两个政党的美国民众完全站到了对立面,加上美国长期留存下来的种族问题,在疫情 爆发后,社会各种矛盾象蓄势已久的火山喷发,民众多次上街抗议,暴力事件、枪击事件几乎每天上演。

十一月,川普败选后,拒不承认自己失败,指责民主党选举舞弊,但又没有证据,亲手制造了美国的自一百六十多年前内战以来的第一次宪法和民主制度危机。总统通过无理要求重新计票,启动法律程序,煽动他的支持者游行抗议,搞得整个美国乌烟瘴气,没有一天安生。政客们也在台上互相趁机斗殴,民众叫苦不迭,只想尽早结束纷乱不堪的选举。

哪晓得,一月六日,川普亲自号召他的支持者来到首都,为了表达对美国的总统选举的“舞弊”的不满和捍卫宪法,在华盛顿DC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最后在总统的鼓励下场面失控,部分人群攻进美国国会,致使六人死亡。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各国新闻媒体都在第一时间直播或转播了现场混乱的场面和新闻报导。引发世界各地大讨论美国民主体制的弊端,怀疑“美式民主”还能维持多久。甚至有些不怕事大的网民一边幸灾乐祸欣赏“这边风景独好”,一边起哄支持“美国内战“。

对这场冲击美国国会的事件,无论其他国家民众如何看待和评论,都是以“局外人”的角度,或多或少以看热闹和吃瓜群众的心态, 所以可以理解。更加关注和忧虑的是美国的华人,他们都是第一代、第二代、少数第三代移民,为追寻“美国梦”来到美国。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多数人安居乐业,生活无忧。他们最担心的是失去现有的一切,因此他们也不得不深思:现在的美国是过去的美国吗?还有美国梦吗?或者说真的是会“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还是像中国的五四救亡运动一样,通过国家社会的动荡催发思想的进步和迎接新的时代的到来?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美国建国的理念出发,就不会对当前的暴乱和未来可能发生内战而担忧。美国其实是在国父们精心规划的宪法设计下,通过每两年一次的小冲突的中期选举和每四年一次的一般没有硝烟的大选内战来实现摇摆中的平衡,使新移民和少数民族能有机会在两党纷争过程中得到“长治久安”。下面分析一下这些能够让我们长治久安的DNA:

1,没有“神明”的政治和“人人平等”的文化

美国国父对美国政治体制的设计,由多数人对抗多数人组成的两党,互相牵制的体系。在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感谢的,是美国第三届总统杰弗逊以他个人杰出的天赋和努力,把宗教迷信从美国的政治中剔除出来。他要人们不要相信英明领袖、明君贤相,尤其是像亚当斯这样的才高八斗建国英雄,容易让人心生崇拜的危险人物。杰弗逊用毕生努力把超自然的力量从基督教中剔除。正如林肯所说的,杰弗逊因此才能把能够超越任何时代和任何个人的人人平等的理念,作为一种DNA注入了美国的政体,使得美国不会在任何时代被某个伟大的人物或政党所左右,也同时不会被一个全能的神或者能代表全能的神的大卫王所左右。正所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明君贤相、救世神明、封建迷信、所有超乎常人的人物和思想,宗教在美国都要受到质疑或嘲笑。每一任总统只要一上台,就会立刻成为舆论嘲笑挪揄的焦点,生怕他“变成”伟人。

托马斯·杰斐逊(1743—1826年),美国政治家,疫情防控工作下一步措施,、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教育家,第三任美国总统。他是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776年,包括约翰·亚当斯和本杰明·富兰克林在内的起草委员会的成员,起草了美国《独立宣言》。

当一个名人成为美国领袖的一天,也就是这位所谓领袖成为大家笑柄的一天。只要在美国有谁能被称得上为名人,那么舆论界、政界、老百姓就会开始用各种方式嘲笑挪揄和讽刺以及毫不客气的尖锐的批评他们,揭露他们“皇帝的新装”。杰弗逊把圣经中的四章有关耶稣基督的事迹和语言,在删掉神迹和超自然的描述部分后重新编辑成的一本杰佛逊圣经也表现了先父们对待各种迷信的态度,包括对宗教和政治人物。每当人们能够破除宗教、文化和政治上的迷信,就能够拨开迷雾看到所谓杰弗逊倡导的真理的力量和伟大。由于不信权威、神明和能够代表上帝的伟人,美国也造就了政治和教会的完全分离,使得人们在国家层面不信迷信,只讲最基本的事实,同时也保护了个人宗教的自由,为后来的民主政府树立了一个基本标准. 2020年的选举就是最好的例证,见证了史无前例的投票率,这证明选民们能够赶跑一个煽动家。

从家庭和社会的层次上来讲,美国很多家庭也不一定称谓父母、爷爷、奶奶,更不用说姐姐、妹妹这种长幼之分,而很多家庭都是直呼其名。在社会上大家见面之后,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直呼其名,很少有再加一份尊贵称呼的。人人平等在基本的每日常用的称谓上得到了体现。这种无级别的称谓也使经常落选后下台的官员很能适应,各级别官员和很能接近老百姓。没人对什么名人有迷信的感觉,大家都是在称谓上和平时的接触过程中体现了平等。这些细微的人人平等的行为在人们的观念举止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是无法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所不能容忍的和无法理解的。这也是杰弗逊的去迷信、神明和去权威努力的结果,是美国初始文化中所特有的。中国大陆刚来美国的中国移民需要很长时间才会适应、接受、融入和最后能够自豪于这种文化。

美国信奉人人平等,但很多人也对左派提及到的社会主义却有极大的恐惧感,但是看看历史就知道密尔沃基社会党统治密尔沃基市政府的历史有五十多年,期间也没有造成什么灾难或对社会基本层面的颠覆。况且宪法中也没有说一定不能搞社会主义。只要宪法和修正案得到承认,社会改革的细节可以不断调整来适应新的社会需要。底层人幸福、少数民族幸福、老弱病残幸福、容易受到歧视的人群幸福,一个国家就是幸福国家。主张人人平等的基督徒为信仰的国家更该如此。

华人来美国以前可以有各种宗教、各种身份,但来了美国以后都可以安居乐业,因为大家不信神明、英雄、丰功伟绩、显赫身份、和聪明伟大。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一般人”,能干啥干啥。英明伟大如川普,作为拯救美国的大卫王,在最后的一个月也因为国会暴乱而被剥去了大卫王的外衣,还原成了一般人。华人移民在美国能够从精神上在放松,要感谢国父奠定的思想基础。

2,在两党制衡的狭缝中求生

由于遵从平等,不信一个全能的、或神化了的领袖,美国也就成就了一个以多数民族组成的政党来制衡和竞争另一个由多数民族作为主体的政党,形成所谓“多数人对多数人的党争”,使得少数民族尤显珍贵的局面。由于这种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外加每个州都是赢一票就赢全州的计票方法,很多州的少数民族成了两党的必争对象。比如在威斯康星州和乔治亚州,只要当地的华人70%的人都投一个政党,那么这个党就肯定会得到本周的所有票数,赢得选举,也赢得政权。由于华人人数少,容易做工作,华人也就成为了各个政党在历次大小选举竞争过程中每个政党最希望团结争取的对象。在很多决定胜负的 “摇摆州”,拿到70%华人的选票,也就基本上赢得了选举,也赢得了政权和随之而来的利益。美国先父们以此方式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除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另外一种推翻和改变现政权的方式:通过两年一次争夺选民的小较量,到四年一次的低烈度内战,比如今年一月六号的国会流血暴乱。但纵观历史,美国自从建国以来毕竟是世界上极少的能够和平过渡政权两百五十多年的国家,成就了世界上最强大和稳定的政体,成为全世界精英和名门望族寻找归宿的首选。

试想一下,如果美国是一个只由白人或者讲西班牙语裔为主的一党占绝对优势的国家,那么有谁会愿意倾听少数族裔的声音呢?谁还会对“排华法案”再打抱不平?拉拢和争取华人选票还有啥意义呢?只要是每人一票,“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体中的少数人就会有机会发声音,有机会决定哪个政党当政和由此产生的执政党的政策。

3. 司法独立让华人能立命安身

两党制不是没有问题,它使美国政治法规事事扯皮、政府工作效率低下、社会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但什么时候美国势均力敌的两党制被由一个族群为主的政党取代,这个国家的政府不管经济文化会多发达,也就难免邪恶化了。好在美国的法律系统独立于白宫和州立政府系统以及国会,为这个国家的邪恶增添了一份屏障。

川普总统任期内钦点了三百多位终生无人可以撼动的联邦大法官,紧要关头却没有一位愿意站出来接受川普大选舞弊的六十多个诉讼。美国法官们两百多年来对宪法的忠诚,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在此可见一斑。这些法官由于是终身任命,所以即使是对待他们的顶头上司,也不会放弃原则和对宪法的忠诚。如副总统彭斯,他在国会最后认证选举人票时,也顶住川普大帝的一再威胁,宣布拜登胜选。因为这些上司迟早都会走,最多八年,但是这些法官和政要却还要保存一辈子的名声和吃饭的本钱。谁愿意为一个四年或至多八年的 “过客” 背一辈子恶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美国的法律系统和法官都是“铁打的”,依靠惯例法和历史上可以引用的判例来判案,可是民选官员甚至总统却都是“流水的兵”,即使政府或总统再邪恶,作恶时间有限。

所以说繁荣源于自由、自由源自民主、民主依赖法治。暴乱结束,美国国会最后连夜对总统选举结果认证投票时,每个人都信誓旦旦要效忠宪法。军队最高将军和前十名退休国防部长也都随后出面宣布和告诫军队只效忠宪法而不对任何政党、总统甚至国家负责。这就是美国的基石,它让美国左右摇摆但不至于跌倒。那些指望美国就此成为独裁或集权的国内外热情吃瓜者恐怕要每四年失望一次了。

4,移民政策和倡导多元民族文化

美国是移民国家,虽然最早的欧洲移民都是白人,但以后的非洲奴隶解放运动,非裔人口居第二大民族。一百多年来,拉美国家的移民、亚裔移民也在增加,构成了美国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多民族、多文化的自由开放的社会.  西裔并从人数上超过黑人形成美国第二大以信奉天主教为主的西裔种族。以早期信奉基督教为主的白人文化也正在不断受到新的非白人移民的宗教和文化的影响,大部分受良好教育的人变得更宽容,也有些社会底层和极端保守的白人变得更右倾和反移民。但是拜登代表的民主党的胜利说明大部分美国人还是理性和宽容的。主张社会多元文化主义者认为,应该从法律、教育上用各个族群原生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和特殊权益,来消解美国人在文化和信仰上传统的集体认同的局限性。

美国新一代华人移民,绝大部分是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由国家公派或自费来美留学的具有高学历的华人精英以及通过亲属移民或其他合法或非法途径最后集中在餐饮业的移民。其中华人的技术移民大部分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后,首批进入中国高等学校,完成大学教育的所谓精英。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前沿的科学研究领域,为这些华人学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学习环境。他们一般从事美国新兴高科技领域,并为美国的高科技发展贡献他们的才华。这些人的成功,也得益于美国移民政策和多元民族文化自由开放的社会价值观。

截止到2019年,在美华人大约550万。54%成年华人有大学文凭,51%华人从事专业技术、管理等工作。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文理院四院华人院士共约300余人,包括李政道(93岁、)丁肇中(83岁)、崔琦(80岁)、朱棣文(71岁)、崔琦、胡正明、戴宏杰等。 美国八大常春藤高校华人教授超过320余人。

从行业分布来看,大部分华人在美从事高新技术行业、计算机软件、半导体硬件 、高校教育、科研工作以及金融地域分布比较明显。

下图则是华人居住人数排名前8大地区:在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地区,都有50-70万华人居住在那里。

而非常巧合的是华人聚集地区刚好和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赢得的蓝色区基本相同。

下图是华人在美国各个州分布示意图,在东西两岸比较集中。

上面这张图,是2020年美国大选分布图。红色代表共和党,蓝色代表民主党。在西部和东北部沿海州的选民投票倾向于支持民主党,故有蓝州之说。这些州经济发达,人口众多且新移民较多,人口结构“多元化”。包括东北部的大纽约都市区(包括纽约州、新泽西和康涅狄克三州)以及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等州)。美国金融产业、高科技产业和高端服务业主要集中在蓝色地区,也是华人主要人口集中的地方;沿海城市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这也就明白为什么民主党赢得了这些州。全球化的另一个弊端,也造成制造业外包和产业空心化。而产业空心化的结果是以产业工人为代表的中产阶级萎缩,贫富两极分化。主要表现在南部沿海和中部地区则地域广阔,主要产业为农牧业和传统制造业,人口较少且白人比例较大,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

在美华人一直都是默默地为美国社会发展做贡献,被公认为遵纪守法、尽职尽责的“模范民族”。美国华人始终继承了中华民族 “仁、义、礼、智、信”,的传统文化, 低调、内敛、谦和、有礼、不张扬的个性。尽管华人各方面表现极佳,然而在政治和社会地位却显得边缘化。比如二战后移民美国的犹太裔、早期奴隶来到美国的非洲裔、以及最近三十多年来从印度移民美国的印度裔和从老挝移民美国的苗族。已故大法官奥康纳儿说过: For both men and women,the first step in getting power is to become visible to others, and then to put on an impressive show.  他的意思就是说:人们无论男女如要想获取(政治)力量,则首先要敢于在人前亮相,然后就是能够做出让人印象深刻的表演。近几年,一些华人显然意识到了华人受到不平等社会待遇,站出来参与政治选举,为华人发声,改善华人的地位。尽管开始华人的力量还很薄弱,但毕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有了第一步的开始,只要美国坚持倡导多元民族文化,相信将来越来越多的华人一定也会展露头角。华人的社会影响力在新移民了解了美国社会和政治的游戏规则后会越来越大。华人自然将来会成为建设美国美好未来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美国华人要尽量理解美国政体的DNA,遵纪守法,在两党的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游戏中保持自己是一个模范少数民族的形象,在政治的左右摇摆中逐渐争取到自己应得的地位。我们不希望一党独大,也要警惕任何对少数民族不利的政策, 甚至是想法的出现。我们只有像犹太裔那样在政治上有一定的地位和贡献,才会带来长期的经济利益和后代的长治久安。

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密城时报》编辑部

图片来源网络

合作伙伴
[smartslider3 slider=3]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