驶向天堂的孤帆

追思陈昱博士


201767日傍晚麦迪逊(UW-Madison)梦到他(Lake Mendota)湖畔, 晚霞绚烂的湖面波光粼粼,映照夕阳,如梦如幻。比起往日的湖畔,今天有些不同寻常。此时聚集了很多人, 追思七天前在此湖上失去生命的陈昱博士。

追思会由麦城华人协会主办,由陈昱生前担任义务教练的胡佛帆板俱乐部(Hoofer Sailing Club)提供场地。 场地设在俱乐部的右侧湖畔的一个黄色大棚里。棚内高台上摆满了陈昱的生平照片, 记录着他生前学习、 工作、 生活的片段。照片的下方摆放着漂亮的鲜花, 燃着点点烛光。麦城当地陈昱生前的同事、 学生、邻居、朋友以及华人社区负责人前来向逝者表达敬意和哀思。还有多位陈昱生前的同学从密尔沃基, 安娜堡、费城和休士顿等地专程赶来。当地的新闻媒体也早早地等候,准备现场采访报道。

晚上八点追思会开始, 陈昱同窗好友张弛的太太Dan Dan特地用英文写了一篇怀念文章。也是陈昱生前的好友 Christine 代表 Dan Dan 动情地和我们分享了这篇纪念文章,分享了她们眼中的好友陈昱。 他关心他人、作风低调、不求回报。他工作认真负责、充满热情、对生活充满激情。他总是给予他周围的人慷慨相助。过去5年,他志愿做风帆冲浪教练,直到他生命的最后。虽然自己没有孩子,他总是关心着别人的孩子。对待朋友,他坚守诺言,坚持善良信念。Christine 最后说到:  失去了陈昱这样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这是我们最大的损失。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安息,大家永远怀念他。“

陈昱生前北大和密执安大学(Michigan University)的同学陈刚诵读了陈昱在密执安大学物理系求学时导师Dr. Fred Becchetti 写的信。信中写到很荣幸成为陈昱的导师和论文合作者。赞扬他在医学物理领域中做出的贡献;陈昱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在这个领域的成果仍旧为后人留下了重要的价值。
与陈昱结下二十几年同窗兄弟情谊的同学卢卫国、陈刚和张弛从外地赶来,与居住在Madison的姜浩一起处理陈昱的后事。他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分享与陈昱的过往趣事和深厚的友情。

最后大家举杯为陈昱送行。人们在他离去的湖畔点起蜡烛,希望星星烛光引领他扬帆回家。

陈昱于1973年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一个普通的家庭。16岁考入北京大学核物理专业,是班上的天才少年。本科毕业后,考取北京大学校长的研究生。98 年进入美国密西根大学(Michigan University)攻读博士。2007年因工作关系来到 Madison,从事医学物理方面研究工作,他主导研发用于癌症放疗TomoEdge仪器,已经被医疗界广泛使用,每天治疗数万癌症患者。2013年,加入21 Century Oncology,继续研发放疗质量控制软件,保障更有效、安全的放射治疗。该产品已经应用于放疗过程。
陈昱待人热情善良、热爱生活、热爱运动。从2009年起,他加入胡佛帆板俱乐部(Hoofer Sailing Club),开始学习帆板运动,并很快成为技术优秀的运动员。从2012年起,陈昱志愿承担起帆板的教学任务,一直至今。2017年5月31日下午5时,他按常规带学员在湖面上进行技术考核。当天天气晴朗,湖面空旷。考核胜利结束,陈昱离开学员,滑向远方。于5:45pm被一艘高速行驶的救生艇撞到,当场遇难。该船是 UW lifesaving station的救生艇。
当地英文媒体报道了这一事故:43岁的风帆教练于5/31/17Madison LakeMandot UWM救生艇撞击死亡。救生艇上的人打捞上陈昱尸体,返回岸上基地。第二天,潜水员进入事故现场,试图找到更多现场证据。官方称救生艇超速和角度原因是造成事故的原因。肇事方是否构成刑事犯罪,有待于进一步调查。
 陈昱遇难后,警方各方寻找陈昱的家人,最后于6/1清晨四时找到陈昱的同学和同事卢卫国,通知陈昱遇难的消息。
陈昱遇难,引起当地一时轰动。地方新闻媒体连续追踪报道,原本不大的小城,几乎尽人皆知。前来参加追思会超过二百人,致使并不宽敞的场地,略显有些拥挤。每个人都怀着悲痛的心情,缅怀这位才华横溢、激情澎湃的有志青年。与陈昱多年邻居的高女士心情悲痛地对我们说:就在几天前,他来我家party。忙乱中没有怎么招待他,但他和大家有说有笑,看上去很开心。不曾想,永远见不到他了。他非常孝顺,他的妈妈来美探亲,生病住院,他每天陪在母亲身边。听到陈昱遇难的消息,感到非常震惊。
61日清晨,陈昱不幸的消息,很快在他的北大同学中传开。他们难以接受这一事实,震惊与愤怒,他们质问苍天: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纷纷在陈昱的facebook  中留言,怀念当年一起共同生活同窗苦读五年的天才少年,那个当年才华横溢、精力充沛、热情洋溢的青年才俊,鲜活生动地跃然纸上。字里行间情真意切,充满悲哀与悲痛、无奈与不舍。陈昱的大学同学吴志刚在facebook  上回忆和陈昱的大学生活:我们称陈昱‘老棒’,意思‘Eminently   Excellent’。老棒擅长体能训练、长跑、腹部八块腹肌、生活井井有条、床单一尘不染、衣物整齐、做事认真、实验一丝不苟。智商极高,功课名列前茅。老棒对朋友真诚、慷慨、仗义、热心做人、低调做事。他是一个值得信赖,最可托付的朋友。我欣赏他以有限的生命实现可能的无限,以精彩的亮丽宛如夏夜流星般的华美璀璨,作为生命存在的证据或者意义。

和陈昱多年同学和同事的卢卫国,在facebook 中留言:老棒酷爱户外运动。长跑、滑雪、滑冰、帆船、帆板。。。无所不爱、无所不精。 老棒与我性格各异、爱好炯 然。然而我们二十几年抱团取暖,早已亲过兄弟。

追思会回来路上,陈昱的不幸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心里如同压上一块巨石,异常沉重;头顶如同覆盖一块厚厚的乌云,呼吸压抑。陈昱是独子,父亲早逝,母亲年高体病。打击最大的莫过于他的母亲,如何能接受这意外的沉重噩耗!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是何等的撕心裂肺之痛!从此阴阳两隔,何谈尽儿女孝道,养老送终!如果悲剧没有发生,陈昱将是怎样的生活?照顾母亲,在科研方面有所建树,培养更多热爱帆板学员,结交更多的朋友。人生不可逆转,不能假设。在天灾人祸目前,人的生命如此脆弱。从此他的妈妈失去一个好儿子,我们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好同学.
 陈昱是不幸的,没有亲人料理他的后事,为他送别;陈昱有是幸运的,他有如同兄弟一般的同学从美国各地赶来,为他办理身后一切事务。
 陈昱一生,待人诚恳、热心助人、做事认真、乐观向上、积极进取,他的人生丰富多彩,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短暂的43岁生命,触动心灵、引人深思、追问人生的态度和意义。有人满足平淡安逸的生活,有人追求最大的物质享受。陈昱追求精神和思想的自然超脱,在风与浪的搏击中,寻求最高的精神境界。一个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态度。他在自己的facebook 中写道:让帆与风和谐共舞,我需要与帆和平相处,让帆带我前行。神奇的Lake Mendota 它让帆与风共舞,教我与帆共舞。”

Lake Mendota 有一个诗意的中文名字–“梦到她”,蓝色的湖水与天空交融为水天一色。他的风帆从美丽的蓝湖驶向了他理想的永恒的天堂。
(文:雨舣/阑珊,照片提供:陈漄/姜浩)

合作伙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previous arrow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