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漫记

– 职业装

仲夏百合


几年前,趁搬家之际,我打理了一下衣柜,捐出了一批闲置已久的职业套装,只留下了当年求职面试时的几套毛料西装套裙。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公司的着装规定(Dress Code)还很严格。 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公司,曾经一向以保守与传统面世。 在员工的着装上也颇有“老派“风尚。 男士领带西装革履,女士长裤短裙套装。 记得当年找工作,为了面试,斥资买了几套高级毛料套裙。俗话说,人是衣裳马是鞍 。 穿着得体, 连自信心也增加了几分。几轮面谈, 几番换装,拿到了工作机会。这几套西装功不可没。
刚参加工作, 对公司的的任何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尤其是Dress Code。符不符合规定那是一眼就看得见的。 就像在美国电影《As good as it gets》(中文译做《尽善尽美》)的一个情节,杰克·尼克森扮演的一个有洁癖强迫症症的怪脾气作家和女友去一家有Dress Code饭店晚餐。他着便装,被拦住不让进。餐馆提供的西装他嫌脏。最后只好在酒店商场买了西装领带穿上,才坐下来吃饭。可见,不遵守Dress Code, 有可能连饭都吃不上。
工作几年下来, 置装费花了不少,衣橱里的套装也小具规模。进入了千禧年,突然有一天,公司宣布服装规矩改革了。由“正装”变成了“商业休闲装”(Business Casual)。 其实,做IT的,每天西装革履地面对着计算机敲代码,实属没必要。商业休闲装,衣服的可选择性比原来多,花销也会比原来少,更重要的是舒适度增加了。威斯康星冬天冷啊!数九隆冬,厚重的毛呢大衣和长筒皮靴包裹不住的腿部,全靠着尼龙丝袜御寒,绝对的美丽冻人 ,想想都不寒而栗。服装改革了,至少冬天不用再那么遭罪了。
一阵欣喜之后,突然想到,那些职业套装咋办?在人人都穿商业休闲装的环境里,要是有人穿着一本正经的套装来上班,就会特别扎眼,显得格格不入。 可看着那些一套一套曾经精挑细选花了大把银子买来的套裙,真舍不得一下子全丢掉。幻想着没准哪天变了风向,公司的规矩再改回去, 说不定还用得着。从此,那些套装就屈就在衣柜里,成了鸡肋。
商业休闲装也不是让你真的随便休闲,要合时宜。 刚衣装改革的时候,公司的文件中都要图文并茂地公布着装规范,免得大家一不小心越了界。 什么牛仔裤啊,无袖衫啊,凉拖鞋啊, 超短裙啊, 统统都排除在外,禁止穿来上班。万一不小心穿错了衣服怎么办?那就看你的老板了。记得有一天,另一个组的同事卓伊不小心穿了条七分裤上班,正赶上她老板心情不好, 没得说- 回家,换!
渐渐地,公司里的“商业休闲装“尺度也在放宽。最明显的就是可以穿牛仔裤了。当然不是天天随便穿牛仔裤,而是把 “穿牛仔裤”变成了 “福利”。 譬如说,公司搞社会公益的募捐活动期间,人人可以穿牛仔裤; 公司的目标全达到了,半年中每个星期五就都是“牛仔裤”日了。一来二去, 春天的“UPAF”(联合表演艺术基金会”)和秋天的“United Way”(美国联合基金会)两个募捐活动就把一年中的每个星期五都变成了“牛仔裤日”。美国人民似乎都有牛仔裤情结。乐此不疲地享受着“牛仔裤福利。”
牛仔裤是百搭裤,无论是衬衫毛衣深花浅格,还是翻领立领长袖短袖,抑或长靴低腰高跟平底, 配上牛仔裤,自是别有一番风韵。穿牛仔裤上班, 既然成了一个“福利”,错过岂不可惜?星期四下班前,常有同事吆喝一声,别忘了明天是“牛仔裤日。” 组里立时一片欢腾雀跃。
这两年,公司的变化很大,着装规定似乎更宽松了。在 NBA赛季,棒球赛季,橄榄球赛季中,凡是有威斯康星的球队的关键比赛,不但牛仔裤, 连球队的球衣也可以穿来上班。万圣节的时候,更有人穿来化妆舞会服装。 我和几位中国同胞也不甘落后,常在春节期间,穿上中式彩缎夹袄来上班。
公司的明显变化不仅仅在外在上、在对员工们着装规定上,她也在“换装”。在这信息化电子化数据化时代,她正从一个传统的、保守的、“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老派公司向着时尚的、开放的、与时俱进的新型公司转型。一个百余年从未曾裁员的公司, 如今也开始大幅地整合机构,改组裁员了。与此同时,公司也在扩大,招进来许多的“千禧人”新面孔,为公司换血。今年又落成了一座32层的全玻璃现代化办公大楼。 原来的八层主楼,正面有着十个通顶圆柱全花岗岩的主楼,与新楼一西一东一低一高,由玻璃走廊连起,遥相呼应。一个庄重古朴,一个华美靓丽。 似乎在预示着公司要返老还童, 浴火重生。
趁着九月 初的劳动节,我休了一周假。 星期一回到公司,就觉得不大对劲。怎么这么多的人都穿着牛仔裤上班?我错过了什么活动?到了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一条公司新闻跃入眼中:公司的着装规定又改革了!这次改得彻底: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来上班!如果实在拿不准,就找老板谈。这条新闻的反响还真不小,同僚们议论纷纷,有赞同的,有疑问的 。 小小的Dress Code,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公司的改革还在继续。 今后公司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像我这样的小员工无法预测,只能随波逐流。可以肯定的是,我仍然可以给自己买许多许多漂亮的衣服,却再也无法打着“上班需要”的旗号了。
(2017年 9月 于 瓦克沙)

合作伙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previous arrow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