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票 成就梦想

居住在威州的华人应该非常熟悉绿湾包装工队(Green Bay Packers),成立于1919年,由公众共同拥有的球队。为此,绿湾包装工队拥有一大批,据统计超过八万六千多名忠诚粉丝,其中不乏有大批华人球迷。看超级碗球赛、喝米勒啤酒是球迷生活的主要内容。1998年,为表彰球迷对绿湾包装工队的支持,创办球迷名人馆,意在众多的粉丝中评出最有资格的粉丝。由Packer Hall of Fame董事会成员和Green Bay Packers前台成员组成的评选委员会选出十名粉丝决赛入围者。每年获得最多选票的被提名人,被命名为荣誉粉丝,并被引入FAN名人堂。已经有20位粉丝被选为绿湾包装工队的粉丝名人堂。2018年Marguerite“Mugs” Bachhuber 获得四万余张选票,荣登榜首。能够获此殊荣,并非易事,需要全美范围选票。

2019年,评选出的10 位候选人,胡溧(Li Hu)教授是20 年来唯一一位入选的华人Packer粉丝。胡溧教授与Green Bay Packer 球队的情缘源远流长。1994年,胡溧教授夫妇搬到威斯康星州, 奥什科什(Oshkosh)。 胡溧在UW Oshkosh担任艺术教授。有一个星期天,胡溧去购物,惊讶地发现周围没有人。为什么奥什科什会是一个“鬼城”呢? 结果被告知“有一个美国橄榄球队包装工队在比赛”。从此胡溧开始看包装工球队比赛,他们夫妇也很快成了充满激情的包装工队的粉丝和球迷。

作为一名艺术家,胡溧教授指出,有足够的艺术描绘球员和比赛,但球迷的艺术作品很少。 所以他开始了他的包装工队球迷系列绘画作品20余件。其中一幅名为“包装工队粉丝”的油画,尺寸巨大 (  4.5英尺x 15英尺),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这幅画将于2019年为庆祝包装工队100年的历史,在内维尔博物馆展出。胡溧教授说;“这幅画属于包装工队的粉丝名人馆。”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胡溧教授是一位认真、多产的艺术家。他的画作反映了他的爱。他的作品不受空间限制,更注重表达主题的重要性。他的所有主题都很严肃,除了他最喜欢的Packers Fan系列,真实地表达出他真正的激情和描绘包装工队的粉丝的欢乐。作为一名艺术家和教授,胡溧深受全美各地及国际同行和学生的喜爱。他指导了很多有才华的学生,成为多产的当地艺术家和教育家。2016年,胡溧教授在接受癌症治疗期间,知道自己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向UW Oshkosh的校长提议,建立胡溧艺术学生奖学金基金。这是胡溧教授为确保学生有机会学习,成为艺术家,提供经济保障。每年春天为胡溧艺术学生奖学金基金举办筹款活动,为一位UW Oshkosh艺术系学生颁发年度奖学金。 2019年4月奖学金基金活动,胡溧教授太太捐出胡溧创作的几件包装工队球迷系列的作品将被拍卖,为奖学金筹集更多资金。

胡溧教授生前以其极大的热情,并以其特有的艺术才华,表达了对Packer的热爱和支持。是众多Packer粉丝中极少数透过艺术方式,支持Packer。正因为胡溧教授对Packer的特殊贡献,被评选委员会评选为2019年10 名候选人之一。不仅是胡溧教授本人的荣誉,也是华人同胞的的骄傲。不论你在何处,是否是Packer的粉丝,出于对胡溧教授的敬仰,请给胡溧教授投上您珍贵的一票,告慰他在天之灵。我们期待:待到金榜提名日,家祭无忘告天灵。

投票方式:请点击下方图片,进入投票网页,选择胡溧 (Li Hu)教授名字,进入网页的最后,点击“Vote”。每人每天可投票一次,截止日期1/31/2019.

附:   胡溧的生平和艺术

胡溧 出生于上海一个艺术世家,从小受到多种艺术形式的熏陶和启发,包括中国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为他日后融合中西方艺术文化精华的国际性创作垫定了基础。胡溧年轻时正直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插队去过农村。回到上海高考恢复后,胡溧于1986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1988 年与夫人李萍有了第一个孩子。1989年年底赴美留学, 并于1993年毕业于美国南达科他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Dakota),获美术硕士学位(MFA)。从1994 年开始,胡溧一直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奥西卡西校园(University of Wisconsin-Oshkosh)先后任助教,副教授,正教授,并获得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终身教授、荣誉基金教授奖。 胡溧在美国的高等艺术院校和博物馆等艺术机构举办过四十多个个人展览, 参加的国际与全美国联展有近百个。他曾在全美国艺术联展中十余次获奖,作品为海内外各学院和博物馆收藏。其个人作品及业绩被载入美国出版的世界名人录,美国名人录及香港出版的百人杰出艺术家等十余本书籍中。中国宁波美术馆于2018 年5 月成立胡溧艺术陈列厅,并收藏展览胡溧艺术作品一百余件。

胡溧教授一生致力于艺术教育和创作。他是一个后现代时期的乐观主义和理想主义艺术家。他的作品尤其能够唤起人们对中西方在后先代时期中对于文化,社会和智慧的挑战。胡溧教授的画作也是他个人生涯,教育经历,历史经验以及神话传说的互动性成果的展现, 并集中体现在个人的想象力范围内。胡溧曾经说:绘画对我而言是躲避现实世界的一种方式,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的个人享受,也是‘想入非非’的个人释放”。“在绘画实践中,我关注的是绘画的艺术性以及它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和未知性。我非常享受绘画过程中的自我挑战、演变、甚至冒险与折腾的体验。当绘画进入一个对自我习惯的破坏与冲撞,由此产生的新鲜、陌生的语言,使我刺激、兴奋无比”。“当今大部分的成功画家刻意地追求个人的风格,而我行之与反。我有意不断否定自己习惯的绘画语言,去寻找它的各种可能性。我对人物绘画的钟情与尝试,希望得到国内同行的认可”。

胡溧是一个喜欢画大画的画家,也是一个多产的艺术家。他除了在大学里教课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他的工作室搞创作。他的巨幅油画“女娲留下的两只鸟”高4.7米,长13.3米,创作于1995年。当时胡溧申请到他大学的“教授研究发展计划”基金,借用了学校戏剧系的舞台和二层楼高的设备,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用了整个暑假来完成。通过“女娲留下的两只鸟”,体现了胡溧是一个少见的,广受欢迎的“有待实现想象力”模式的倡导者- 也就是非暴力神话想象的主张者。作为一个处于暴力世界,经过暴力的人,胡溧却是一个关心人类生存条件的非暴力完美主义者。正因如此,胡溧教授的艺术作品具有特殊的重要性。胡溧的诸多作品中有一个共性:乐观地希望实现关于现实和人生的美好愿景。 

胡溧的其它作品包括“南京大屠杀”,1.2 X 10.5米(2003-2005);“绳束”1.85 X 3.05 米(2000);“红绳”(1997);系列油画“桌”(1993-1998),“默之旅”(1992-2012),“慈禧”(1992-2004),及“移民”(2008-2016)等系列。其中三联画油画“移民潮”,1.7 X 6.8米,是胡溧在他生命的最后,忍着病痛,在波多里哥的一个小公寓里坚持完成了最后一部分。

供稿 李萍 编辑 《密城时报》 编辑部 图片 李萍

合作伙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previous arrownext arrow
Slider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