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空月饼

作者: 三心

“妈妈,快过中秋节了吗?你能给我做月饼吗?我要吃冰皮月饼,玫瑰花馅的。” 女儿放学后跑到我身边。“哦,是该动手做月饼了,可是妈妈最近很忙。” 正忙着工作的我都没有抬眼看女儿,继续埋头敲键盘。忽然眼睛的余光不经意扫过桌上那个月饼盒,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

我家的办公桌上,躺着一个长方形的金属月饼盒。盒子的右上角印着一轮金灿灿的满月,下面是一家老小坐在院子里,围着圆桌,一边有说有笑地赏月、一边品尝月饼的幸福画面。这个老式的月饼盒已经跟随我二十多年了,见证了我海外求学的艰苦岁月、到职场努力拼搏进取、再到养育儿女的每一个人生阶段。历经了数次搬家,从东海岸到最终落户中西部,我始终不离不弃,带着它一路走到今天。

[smartslider3 slider=2]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先生随着刚刚涌起的留学大潮,从北京来到了东海岸的一所大学读研,我也陪伴而来。该大学不仅学术颇有名气,更因为所在的小镇风景如画而闻名北美,有着北美十大最美大学校园的美誉。风景虽美,交通却不十分便利,离大城市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而且当地只有一家华人超市、一个中餐馆,据说还同属一个老板。超市和餐馆都开在离大学城很远的地方,估计是为了节约租金。

初到美国,从当时已经开始快速发展的繁华都市北京,来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我非常不适应。以前每天清晨,总是在听着窗外的车鸣、人嚷和各种叫卖的喧嚣声中起床,匆匆赶往公司上班。如今周围却寂静到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偶尔听到从窗外树林中传来的鸟叫,仿佛告诉我这里依然是人间。茫茫平庸中度日,我的日子过得沉闷乏味。

那个年代,来美的留学生还不是很多。互联网络才刚刚兴起,尚且没有“网购”一词。记得那时与家人联系,还主要靠书信往来,一封家书要在路上奔波月余之久,才能辗转送到远在小城的父母家中。周围的人也都没有手机,国际电话费更是贵得吓人。为了节省话费,我们都买IC卡来拨打国际长途。即便如此,也往往只是逢年过节时给爸妈打一次电话,而且还经常会长话短说,主要就是报个平安,互道节日安好而已。

出国第一年的中秋,我照例给爸妈打电话问好。妈妈在电话中告诉我,单位上今年又分发了好多吃的东西,当然有月饼。不过除了往年的苏式月饼,今年还有我最爱的广式月饼。她对我说:“要是你在国内,就给你邮寄过去了。” 于是妈妈不禁又一阵感叹,现在我们隔着大西洋,太遥远了。于是她又问我今年有没有吃月饼?我就随口说,这边过节也没有气氛,买月饼要开很远的车,我们也不太在乎吃不吃月饼。只听电话的那端哦了一句,一声长叹。之后再说了什么,我全部忘记了。

当时来美读书的签证不易得到,加之我们夫妻俩还在上学,经济也十分紧张。我们就像大多数中国留学生一样,即使在寒暑假其间,也都是忙着打工赚钱,很少想着回家探望父母。隐约记得,大概是第二年八月份的一个周末,妈妈在电话中兴奋地告诉我,今年决定给我们邮寄一盒月饼。她说:“早点儿寄,等过中秋节时,你们就可以吃上月饼了。” 我在电话这头笑了笑,并没有当真。心想一盒月饼邮寄费得多少钱呀,她们还得跑好远才能邮寄国际包裹呢。

九月份开学了,学业也渐渐紧张起来,天天忙着上课、做课题、做助教,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而我早就无心惦记月饼的事了。一天从学校回到租住的公寓,才发现门上贴着一张邮局来的纸条,上面写着有我的包裹,他们来送过,但我们没有人在家,所以需要我们亲自去邮局取。

这时我才想起一定是爸妈给我邮寄的月饼到了,心情十分激动。第二天特地抽空跑去邮局,一路上满脑子都在想像着爸妈给我邮寄的月饼。马上快到中秋节了,今年终于可以吃上我最爱的莲蓉双蛋黄月饼了,真的是满心欢喜,那一刻甚至觉得路旁那些不曾仔细欣赏过的风景,也因此而变得格外美丽起来。

迈着轻快的脚步,踏进邮局,递上取件通知单,眼巴巴地看着邮局的工作人员抱了一个纸盒子出来。赶紧上前双手捧住,生怕纸盒掉了。拿到盒子,我仔细地端详了好几遍,盒子已经皱巴,而且还有些破损。上面的封口处似乎有被拆开过的痕迹。不过想着路途遥远,盒子经过挤压、变形,也是正常不过的事。当着邮局工作人员的面,我也没多想,多问,紧紧地抱着纸盒,脸上洋溢着发自心底满足的微笑,回到家。先生打趣说,他似乎很久没有见过我如此甜美灿烂的微笑了。

我迫不及待地将纸盒打开,里面躺着一个包装精美的月饼盒。但是很显然月饼盒已经被人拆开过,因为旁边有很多散乱的胶带。看得出来,爸爸妈妈非常仔细地将月饼盒周围重新贴过胶带包装过,大概是担心邮寄过程中月饼散落出来。打开月饼盒,一下子我惊呆了,里面一个月饼都没有,竟然只是一个空盒子!难怪我抱着时,感觉得很轻呢。仔细查看纸盒里面,发现有一张纸条,是RSA留下的。上面清楚地写着一行字,大意为含有蛋黄的月饼,不可以入关,所以月饼被没收了,盒子依然邮寄给我。看着空空的盒子,我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几天后的中秋,我如期给爸妈打了电话。妈妈第一句话就问我收到了月饼没有?好不好吃?我非常开心地告诉他们,月饼盒子非常精美漂亮,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后吃到这么好吃的月饼,我一人吃掉了大部分。而在电话的那头,我一直听到爸妈心满意足喋喋地在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你们想吃什么就尽管说,我们给你们寄。”

后来的许多年里,每到接近中秋,我都会提前告诉爸妈我已经买好了月饼,恳请他们不要再给我邮寄了,但是他们依然每年都会给我捎来许许多多的家乡特产。再后来,我们有了孩子,我也慢慢学会了自己做各式各样的月饼。中秋节再忙,我也要抽空给孩子们做月饼。玫瑰馅的月饼香香甜甜,充满家的甜蜜、爱的味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会想起那年那时的那盒中秋月饼,那是迄今为止我收到的最好的月饼!对我来说,它不是一个空盒子,里面盛着父母满满的爱!我会细心地永远保留它。

注:全部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 《密城时报》编辑部 三心

合作伙伴
[smartslider3 slider=3]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