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三届毕业生的数学探索之旅(十)

胡天佑

谨以此文献给佛山一中所有老师,你们凭渊博的学识,用辛勤的劳动锤炼出我们扎实的文化基础、强健的体魄和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精神。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二.中山大学求学

中大毕业后,我回到恩平,很快被恩平最大的机电厂要了过去,安排我到电动机产品检验车间。原因是,一则我是国家行政干部编制,他们不承担我的工资;再则那时县里正在搞排球联赛,他们打听到我是中大排球队员,想充实一下他们的实力。我打排球始于佛山一中,那时师从黄英侠、梅仲秀等台山同学。我的弹跳不高,扣球力度不够,但我的二传和发球比较稳,有时还能发飘球。记得最后一场比赛,我们队对阵恩平业余体校,我发了两个球有点飘,对方的小伙子没接住,心里开始发毛,跟着接球连连失手,结果我一个人连得七八分,最后机电厂赢了联赛。

没能留在广州大城市工作,我内心一直不太开心。父亲看出我的不满情绪,开导我说,机电厂是恩平最大工厂,很多人想进都没门,跟以前当农民相比,已经是天地之别。还有,我的好朋友岑良森、刘劲予、吴建伟等,他们都很优秀,但连读大学的机会都没有。父亲劝导我知足,不要自寻烦恼,又于事无补。道理想通了,心里不满情绪很快也就释然。

对电动机产品质量分析的结果,传统做法是通过作圆图求出。采取这方式,手续繁琐而且误差难以控制,同事邀我想办法改进这种方式。这其实是三角和解析几何的问题。我用在佛山一中数学课所学的知识,很快搞出几个简单公式,将数据代入,直接计算结果,又快又准,大家很很高兴。因为我的技术能力突出,被调到厂部设计室。设计室有十个人左右,一半是文革前大学生、祖籍外县、华工或华农毕业后分配来恩平。当然,远离他乡,时不时会发发牢骚,但他们待人淳朴、热情。我先跟他们学画投影图,再学电机设计计算。计算公式基本上在设计手册上都有,只是计算过程十分繁琐,那时候计算工具很简单,除了手算就是借助手摇计算机和拉计算尺。我建议他们把计算公式编译成计算机程序,然后到中大用计算机算,大家很感兴趣。于是我一边教他们如何编程序,一边小心地把计算公式都写成程序,再到中大计算。


如果说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改变了一代青年的命运, 77、 78、 79年恢复高考,则是这些青年人命运的大转折。“我要读书!”这个简单愿望十几年日夜萦绕,千千万万个老三届终于盼到云开日出!没有身份政审,不用后门关系,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机会终于来了,“人生能有几回搏!”,挑灯夜读,全力以赴。他们纷纷走进被闲置十多年的考场,优秀者再被输送到全国各地大学、大专校园。除了黄英侠在美国、岑良森有三个子女要养家糊口放弃考试,我和其他几个好朋友都考进了大学:刘劲予进华师中文系,吴建伟进华工电工师资班,朱秉衡进中大哲学系。
研究生招生也于78年全国开展。初试由全国统一在五月进行,复试则各由录取单位自行主持。年初我知道消息后,将所有业余时间投入复习。那时,父亲也很忙,很多高中学生找他辅导数学,准备高考。当时外语考试成绩仅供“参考” 且考试可带字典,我复习重点放在两门基础课:数学分析和线性代数。当然,做练习题是必不可少的,但题目基本上是证明题,即使做出来,也不知道是否对错。我只好寄将题解寄回中大,请侯纪欣和朱文才老师批改及提建议。也难为他们了,因为阅读和批改证明题是很花费时间的。通过复习,对单变量部分还是有把握的,因为当年在学校对这部分也学得比较扎实。对多变量部分则很心虚,当年没有好好学,用的教材又是复旦大学编写灌了水的《高等数学》。考试下来,我每门课都有一、两道题不会做,并且做出的也不保证都对。考试结束后,我做了考不取的准备。 谁知没多久,传来了好消息,我获得了研究生复试的通知:7月份到中大复试。复试在一个小教室进行,由郑曾同教授带领几个教师对我们笔试和口试。我记得也有一两个题不会答。见我心有戚戚,郑曾同教授就安慰说,你们当年那样的学习环境,能考这样成绩也很不错了。后来我了解到,能来复试的,除了个别成绩相差太多,基本都录取了。但中山大学几届工农兵学员只有我一人被录取(那时钱士贤还在西藏)很感谢当年在佛山一中打下的基础,我在几年大学里学习始终领先。(未完待续)

来源:胡天佑回忆录

照片提供:胡教授太太 宝琴

编辑:《密城时报》编辑部

胡天佑生平简介:

胡天佑,中国广东恩平人。1973年进中山大学数学专业学习,毕业后进入恩平机电厂当工人。1978年再进中山大学读研究生,主修概率论随机过程,获理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到广州师院任教。1984年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主修分形理论和调和分析,获博士学位。毕业后任教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格林贝校区,历任助教、副教授、正教授。曾多次发表重要数学文章: 《中国科学-数学》《数学进展》《应用数学进展》《美国数学学会交流》《剑桥哲理学会数学论文集》《美国数学学会会刊》等等。多年来在下述课题有研究成果:维尔斯托拉斯函数和拉特马赫函数图像的分形性质和奇异性,自相似测度的局部维数和重分形性质, 自相似测度的傅里叶变换在无穷远处的性质, 贝努里卷积的谱性质, 两康托尔集的平移交集结构,等等。上述结果不断被国内外同行专家引用, 从而对分形理论和调和分析的研究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胡天佑教授于522日下午,因患新冠肺炎, 医治无效去世

胡教授于2016年退休,退休后继续写学术论文,并开始写个人回忆录。胡教授染病后,心情一直乐观,甚至在住院治疗期间,仍然心存愿望,出院后写完个人回忆录,并将感染病毒的经历写入回忆录。非常不幸胡教授的遗愿未能实现。本报征得胡教授家人同意,将陆续发表胡教授回忆录。


合作伙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previous arrownext arrow
Slider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