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三届毕业生的数学探索之旅 (八)

胡天佑

二.中山大学求学

谨以此文献给佛山一中所有老师,你们凭渊博的学识,用辛勤的劳动锤炼出我们扎实的文化基础、强健的体魄和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精神。

[smartslider3 slider=2]

没多久,各种政治运动开始连续不断发生。1974年初,全国开展批林(林彪)、批孔(孔子)、批右倾复辟回潮。首先,学校安排中大哲学系杨荣国教授作批林批孔政治报告。杨荣国是毛主席钦点的批孔专家,那时红遍大江南北。系里的会议和讨论一个接一个。当然,绝大部分师生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习惯了这样的运动,人云亦云。在校内主要通道旁边搭起很多大字报棚,批林批孔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大字报很快贴满。

胡天佑(二排左三)与中大数学专业班同学合影

七十年代的大学赋予工农兵学员的任务是“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按照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学生要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于是,文科学生下乡,下厂和工人、贫下中农一道,组织读书班学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批林批孔,同时穿插学习文化知识。理科学生开门办学,“用典型课题带动教学“。原来计划中的课程或是砍掉或是迎合当时政治形势重新安排。当然,作为教与学的中心,教材改革首当其冲。数学专业的数学分析课放弃了原来的教材,改用复旦大学专为工农兵学员编写的《高等数学》。此教材避开数学上严格的概念定义和逻辑推理,强调直观和实用。那时候,正值华罗庚带领“推广优选法统筹法小分队”到全国各地推广“双法”,为工农业生产服务。许多单位在基本不增加投资、人力、物力、财力的情况下,应用“双法”选择合理的设计参数、工艺参数,统筹安排,提高了经营管理水平,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果。这当然给开门办学提供一个好课题,而开门办学也成了今后教学的一条主干线。那时候开门办学的课题很多,例如,刘良深老师带我们到广州白云宾馆旁边工地推广统筹法,为施工队画施工物流图,减少窝工,提高工效;杨维权老师带我们到广州针织厂推广优选法,减少纺纱断头次数;滕成业老师带我们与广东海洋研究所合作,用统计模型研究海洋捕鱼量与各种海洋浮游生物的关系;王大祺老师带我们到广州渔轮厂学习用样条函数逼近船体外壳曲线。我还记得有一次郑曾同教授带我们到中大生物系一个附属工厂推广优选法和试验设计法,减少试验次数,迅速找到最优方案。等等。因为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师生关系很融洽。那时候中大有大型计算机,数力系每个学生都要学会编写计算机程序,我们先把统计模型写成计算机程序,再把数据输入,结果马上出来。大家对写计算机程序很感兴趣。实际上,大学生是应该有开门办学理论联系实际的经历, 只是我们那时候搞过了头,没有把基础理论学好。

1975年初,学校又开展学习辽宁朝阳农学院办学经验。要同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对着干,实行社来社去。贯彻毛主席 “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 的伟大指示。 五四青年节,中大团委会和学生会组织“赛诗会”,号召我们批判资产阶级,永远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班里也安排我和来自四川的张丰满合写了一首参赛。我们决定模仿诗人贺敬之的《回延安》来写。因为张丰满没下过乡,由他执笔第三段忆苦思甜,其他的由我来写,然后互相修改。诗由张丰满和班上一位女生朗诵。后来这诗得了奖,刊登在《中大学生》一九七五年五月四日第五期显眼位置。奖品是一本小小的笔记本,扉页写着“五四赛诗会创作节目奖”。因年代久远,笔记本早已不知去向。那期《中大学生》倒是由太太当作古董保存。现把诗抄录如下,重现那个年代教育改革的政治风潮和大学生活。




又回农村来

— 记数力系师生下槎滘学农



蕉园葱绿呵荔枝红,

心儿激荡脚步匆。

清澈的河涌里谷艇摇,

打禾机声声心中敲。

好香的泥土,好熟的路,

五年前熟路上迈大步。

离家的孩子呵想亲人,

学校里多少回梦农村!

教育革命红花开,

今日学农又回咱水乡来。

木棉上喜鹊喳喳叫,

亲人们迎咱走过桥。

五年前的情景呵五年前的人,

一桩桩往事涌上心……


月色如水水如天,

抢收的小艇争向前。

“双抢“的时间金一样贵,

竞赛号子把人催。

黎明前割下几块田呵,

一艇艇的谷堆垒起了尖!

大嫂的衣裳汗湿透,

银镰闪闪她不抬头。

闪悠悠的谷担儿阿伯担,

一尺宽的田坎他走得欢。

金色的水乡丰收年呵,

红色的脸膛社员的心:

“多割一把稻子多贡献

再苦再累心也甜。“

多熟的话儿多美的心,

禁不住我满腔激动情:

几年的再教育谁说够?

革命道路没尽头!

老队长递过撘布叫擦擦汗,

问咱们劳动惯不惯?

小弟弟捧着清茶送上前,

口口茶水润心田。

亲人的清茶呵有多甜?

阶级的感情海一样深。

田里的庄稼要阳光,

贫下中农哺育咱成长。

山村水乡我们的家,

毕业后再来把根扎!


弯弯的月牙屋檐上挂,

我们和社员把话拉。

满肚子话儿说不完,

东江流水响潺潺。

旧社会日子黄连苦,

流水为咱穷人哭。

水乡的物产有多富呵,

没有穷人活命的路!

蕉根当饭叶盖房,

年年洪水去逃荒。

苦海里熬到四九年,

红旗一展见青天!

红棉树新枝开红花,

幸福的日子靠的是集体化。

东江的流水几道道弯,

社会主义道路不平坦!

六〇年吹起一股风,

水乡里有人闹包工。

暗杀的黑名单偷渡的船,

出鞘的尖刀上弦的箭,

海外才刮过几片云,

东江边的应声虫叫不停。

水乡的红棉树呵参天拔,

贫下中农的肩膀压不塌!

好舵工能开顶风船,

复辟的黑潮我敢反!

揪出“蕉芽开会”黑手腕,

剥去狼皮黑心肝。

多少回洪水里夺庄稼,

社会主义长堤永远冲不垮!

几十年斗争啊风雷激,

桩桩件件心中记。

千年的血泪阶级恨,

孔孟之道要吃人!

一件件家史呵在发言,

满屋子话儿讲路线。

屋外鸡儿头遍叫,

我们的主课正高潮!

火红的日子一晃过,

送别的小艇上涌河。

一里水路九回望,

手拉着手儿我不放!

多少回同割稻子同插秧,

多少回同坐板凳拉家常。

几十天相处一家亲呵,

亲人的品格记在心!

千万句话儿说不完,

东江流水起波澜。

五四的道路上阔步走,

永远革命不回头!

(未完待续)

来源:胡天佑回忆录

照片提供:胡教授太太 宝琴

编辑:《密城时报》

胡天佑生平简介:

胡天佑,中国广东恩平人。1973年进中山大学数学专业学习,毕业后进入恩平机电厂当工人。1978年再进中山大学读研究生,主修概率论随机过程,获理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到广州师院任教。1984年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主修分形理论和调和分析,获博士学位。毕业后任教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格林贝校区,历任助教、副教授、正教授。曾多次发表重要数学文章: 《中国科学-数学》《数学进展》《应用数学进展》《美国数学学会交流》《剑桥哲理学会数学论文集》《美国数学学会会刊》等等。多年来在下述课题有研究成果:维尔斯托拉斯函数和拉特马赫函数图像的分形性质和奇异性,自相似测度的局部维数和重分形性质, 自相似测度的傅里叶变换在无穷远处的性质, 贝努里卷积的谱性质, 两康托尔集的平移交集结构,等等。上述结果不断被国内外同行专家引用, 从而对分形理论和调和分析的研究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胡天佑教授于522日下午,因患新冠肺炎, 医治无效去世

胡教授于2016年退休,退休后继续写学术论文,并开始写个人回忆录。胡教授染病后,心情一直乐观,甚至在住院治疗期间,仍然心存愿望,出院后写完个人回忆录,并将感染病毒的经历写入回忆录。非常不幸胡教授的遗愿未能实现。本报征得胡教授家人同意,将陆续发表胡教授回忆录



合作伙伴
[smartslider3 slider=3]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