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C
Milwaukee
Friday, November 27, 2020

疫情下米城中华基督教会的耶稣受难日和复活节聚会

耶稣受难日和接着的礼拜天的复活节是基督教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今年这两个紧连着的节日正处于全世界新冠病毒肺炎传染的高峰期间,世界各地教会纷纷改变聚会形式,改在网上进行。我们本地的米城中华基督教会也不例外,通过YouTube在网上直播。这种新型的聚会方式不仅满足了本地华人基督徒疫情下坚持聚会的心志,还吸引了许多身在外州,甚至在海外的原米城中华基督教会的弟兄姐妹参加,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朱暐崧牧师耶稣受难日证道 四月十日的耶稣受难日聚会由教会的朱暐崧牧师主持。他一开始就指出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是前所未经历过的事。 我们过去只是在书上读过,或者是在电影中看到这些情节,但绝对不会想到,我们竟然亲身地经历了这一场灾难。我们生活的一切都被打乱了,经济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有人甚至说,这场疫情可能会永远改变我们的生活。更不用说这个病毒所造成的那么多的病例,那么多人的死亡,甚至在我们的亲人当中。我们很难想像,这种情况竟会在美国发生。因为在美国,我们以为生命是掌控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好像科技为我们打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的国家,我们的科技带给我们非常好的医疗技术,我们现在有的东西是我们的祖辈们根本始料未及的。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我们一直往前走了。但是突然这个病毒像个恶魔,像一列超速的列车冲过来,把所有的一切都摧毁了。我们停止了商业活动,停止了体育娱乐,有些领域经济也叫停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重新开始。甚至我们最先进的医疗也找不到一个治愈之道,以至于我们这些一流的医护人员自己也陷于危险的感染之中。 朱牧师说这个病真的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状态。所以今年这个受难日和我们过去以前所经历的受难日完全不一样。但恰恰是这样的环境,使我们更能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受难日精神。在过去的受难日,我们没时间思考受难日的苦难,直想让它快快地过去,以便能快快地迎来复活节。但今年这个受难日让我们静下心来认真思想我们的光景,思想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作出的牺牲。这个病毒真的是不分男女老少都有可能感染,尽管老年人得病后情况更严重一些。我们戴口罩,我们穿防护衣,我们尽量不出门,为的是要防备这个看不见的杀手。但其实有一个更可怕的杀手,有一个更大的瘟疫,我们现在的新冠肺炎只是这场更大瘟疫的一个小小的象征而已,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罪,百分之百的致命。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当下的这个疫情通过努力,终究将被控制,但是我们身上的罪将导致我们最终的死亡和审判。再多的科技,再好的医疗都没有办法帮助我们。我们唯一的盼望就在于在受难日里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祂是我们人类唯一的拯救和希望。 接着四月十二日的中文堂的复活节聚会由徐成德牧师主持。他用圣经《约翰福音》第二十章关于耶稣复活的记载作为证道的经文。他说今年这个复活节是一个很不寻常的复活节。过去的复活节,我们喜气洋洋,带着凯旋昂扬的心情来到教会。而今天外面的救护车呼啸而过,人们躲在家里,心里充满恐惧。但其实今年的复活节的气氛却与两千年前的第一个复活节很相像。当时门徒们关在房间里,非常地害怕。但是那天晚上,复活的耶稣突然向门徒显现。耶稣站在他们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同样,今天我们因为疫情,我们的家关了,我们的城市都关了,甚至整个国家80% 或90% 都已经封锁了,但是今天耶稣同样站在我们当中,对我们说“愿你们平安!”。

浅谈“隔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后,各大门户网站对疫情进行实时播报,并劝公众避免聚集,避免进入公共场所。美国政府于1月31日发出凡访问过中国大陆的人需要进行强制隔离或自我隔离。在美国不仅发现了确诊的疫区来客病例,还发现人传人的病人。医学史表明,隔离,是防止疾病进一步扩散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人类历史上对传染病人采取隔离的最早记载是基督教的《圣经》。在成书于公元前七世纪或更早的年代的《利未记》里就有隔离的具体方法: 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於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後,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疯。(利未记13:4-8) 对麻风病人的所谓“关锁”就是今天的隔离,从而减少了麻风杆菌从病人传染给健康人的机会。 在1348年至1359年之间,鼠疫(黑死病)席卷欧洲。鼠疫最初是由水手、老鼠和从地中海东部到达西西里岛的货物散布的,它迅速蔓延到整个意大利,使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热那亚等城市国家的人口减少。瘟疫随后从意大利的港口转移到法国和西班牙的港口。根据罗马教廷的统计,鼠疫流行造成2400万人死亡,占基督教世界总人数的三分之一。1300-1700年期间,多次受到黑死病打击给人类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们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学会了隔离。

麦城我家

密城我家

Don't miss

最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