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隔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后,各大门户网站对疫情进行实时播报,并劝公众避免聚集,避免进入公共场所。美国政府于1月31日发出凡访问过中国大陆的人需要进行强制隔离或自我隔离。在美国不仅发现了确诊的疫区来客病例,还发现人传人的病人。医学史表明,隔离,是防止疾病进一步扩散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人类历史上对传染病人采取隔离的最早记载是基督教的《圣经》。在成书于公元前七世纪或更早的年代的《利未记》里就有隔离的具体方法: 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於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後,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疯。(利未记13:4-8) 对麻风病人的所谓“关锁”就是今天的隔离,从而减少了麻风杆菌从病人传染给健康人的机会。 在1348年至1359年之间,鼠疫(黑死病)席卷欧洲。鼠疫最初是由水手、老鼠和从地中海东部到达西西里岛的货物散布的,它迅速蔓延到整个意大利,使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热那亚等城市国家的人口减少。瘟疫随后从意大利的港口转移到法国和西班牙的港口。根据罗马教廷的统计,鼠疫流行造成2400万人死亡,占基督教世界总人数的三分之一。1300-1700年期间,多次受到黑死病打击给人类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们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学会了隔离。

来到尘世的耶稣

Buy Liquid Xanax Qiang Dai -
    二十世纪初的英国记者作家切斯特顿(G. K. Chesterton)文笔幽默又犀利,在他皈依信仰之后,写了不少论基督教的作品,也写了以一位神父为主角的推理故事《布朗神父》(Father Brown),也常与当时著名的怀疑论者或未知论论者如萧伯纳(Bernard Shaw)、韦尔斯(H. G. Wells)、罗素(Bertrand Russell)等人展开善意辩论。萧伯纳虽然与他观点迥异,却称他为「旷世奇才。」切斯特顿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是《回到正统》(Orthodoxy),其中有一章讨论基督教信仰的吊诡或悖论(paradox),也就说那些看来似乎矛盾,不合理的信仰内容,正是基督教的精髓:「基督教不但能推断符合逻辑的真理,而且对于赫然变得不合逻辑的事物,可说是仍能找出个中非逻辑的真理。」     他举了个比喻:假设有位月球来的数学家,观察人体结构,是对称的:有两条腿、两边手指、脚趾数目相同、也有一双眼睛、一对耳朵、两个鼻孔、两片脑叶,所以他以此为定律,看到一边的心脏,就推断另一边也有一个心,但在下这个判断的时候,他就出错了。切斯特顿说,真正的洞见与灵感在于是否找到潜伏的变异与惊喜,所以:「基督教承认人有一双手,但却不承认人有两个心的明显推论。」所以他认为当我们觉得有些信仰内容不合逻辑,不要太快下结论否定,或急着为它辩解,因为「当我们认为基督教神学有点奇特时,一般来说将会发现是那些真理有点奇特。」     ...

麦城我家

密城我家

Don't miss

最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