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装饰溢彩流光 白宫主人盛邀八方来客

--《密城时报》受邀参观白宫圣诞装饰展 2019年12月13号下午2点,《密城时报》特约记者林心代表本报与9位受邀的全美华文媒体以及40位各地华人社区的代表,参观了由美国白宫举办的年度传统圣诞装饰展。同时受邀的还有150名其他各族裔的民众。 步入白宫正门大厅,宛如走入梦幻般的童话世界,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被精心布置的圣诞树装饰一新的白宫,一改以往庄严肃穆的气氛,每个人都被精美绝伦的圣诞装饰所震撼。赞叹之余,纷纷表示这是他们见到的最美的圣诞树。这些圣诞树分别摆放在华盛顿、林肯、肯尼迪曾经工作过的房间,表达这些历史上对美国做出卓越贡献的伟大总统的景仰之情。很多参观的华人表示,作为总统夫妇邀请的贵宾,能够受邀到白宫、受到热诚礼遇、进入国家元首办公室、欣赏如此壮观气派的圣诞装饰、拍照留念并赠送精美礼品,是他们一生的荣幸,这是只有在美国才能发生的奇迹。同时也感受到了美国政府对华文媒体、华人社区的重视和关心。 今年12月2日美国第一夫人特朗普夫人宣布白宫圣诞装饰之旅正式开始。今年的白宫圣诞装饰,以绿色、金色与红色为主色调装饰风格。代表白宫的官方圣诞节树高18英尺,由宾州皮特曼市麻翰通坸村农场捐赠,使用传统交通工具马车运抵白宫。全部装饰工作由第一夫人和来自全美的志愿者历时一个月精心布置完成。倾注了第一夫人以及所有义务工作者的极大爱心和聪明才智,以最完美的圣诞装饰呈现给到访者。欣赏如此琳琅满目、赏心悦目的圣诞装饰,感受第一夫人和义务团队所付出的一片浓浓爱意。为体现与民同乐的传统理念,特朗普总统夫妇按白宫传统习俗邀请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军人及家属、全美民众及世界各地游客前来观光。圣诞节日期间,将有二万余人获得机会,进入白宫参观白宫圣诞装饰。 下面请跟随我们的记者,一睹白宫特有的独具魅力的圣诞装饰展,感受白宫的圣诞节日气氛。 本报特约记者林心

舞出一道靓丽的风景

—密城阳光舞蹈队亮相密城第七届龙舟节 2019年8月10日,密城华人社区成功举办了第七届龙舟赛。和往年一样,今年的龙舟赛依旧设在浩瀚如海的密西根湖边。一排排搭建整齐的帐篷、来往穿梭的人群,身着各色队服的参赛队伍、一条条等待搏击的龙舟、还有悦耳动听的音乐,呈现出一派热闹祥和的景象。最吸引人的当是,劲鼓擂起之时,在岸边一片喝彩声中,一条条奋力拼搏、箭一般冲向终点的龙舟。除了龙舟比赛,现场还有另外一道靓丽风景吸引众多人群观看,就是密城阳光舞蹈队的广场舞表演。舞台上的舞者们展现出优美飘逸的舞姿、灵活多变的造型、阳光灿烂的笑容、轻快活泼的舞步。丝毫看不出她们的平均年龄超过45岁。透过舞蹈,让我们看到的还有她们的自信、蓬勃向上、激情洋溢、快乐幸福的精神面貌。 舞蹈是很多女性少女时代心中的梦想。然而生长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以及70、60后的大多数女性,是没有条件去实现这个愿望的。在这个时代成长的女孩子,高校毕业后,有些人选择出国留学、移民美国。她们当年勤工俭学,努力打拼,以她们过人的聪明才智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取得了事业的成功 ,实现了她们的美国梦。为了实现她们年轻时的愿望,她们为自己的儿女们创造了学习各种才艺的机会,然而她们自己的业余生活除了送孩子参加各种课外活动, 很少有时间关照自己,更牺牲了自己的兴趣爱好。 2016年,在江岚女士的倡议下, 密城爱好舞蹈的华人女性自发成立了阳光广场舞蹈队。恰好李钰老师刚刚从外卅落户密城,她自告奋勇担任了舞蹈队的老师。她有十多年参与当地华人舞蹈队和舞台表演经验,体会到舞蹈帯给她的快乐和健康。她在中国做过心内科医生,来美国做了Psychiatry 博士后,深刻理解运动对于疾病预防的重要性。她决心借鉴以前她的团体的模式,尝试让舞台上的舞蹈表演更大众化、零门槛,只要有这方面兴趣爱好的人都可以参与广场舞的训练。密城的冬天比较长又冷,组建伊始,舞蹈训练在队员和老师家里的小规模排练。队员们经过一个春、夏坚持不懈的努力,所有队员的基本舞蹈动作都有了长足进步,已经有了固定的练习场地,成员发展到了30多位。

芍药花开

作者: 细语 又是一年繁花盛开的季节,满院各种争芳斗艳的花朵,堪比选美大赛舞台上的芸芸佳丽,尽展各自的风采。今年春季的雨水丰盈,植物生长得格外茂盛。应该说植物是最懂得“有恩必报”的物种。我虽然是这些花的主人,平日里却疏于打理,心里自然清楚,这是上天的恩赐,故绝不以此捞取功劳。虽说“天道酬勤”,上天偶尔也会给懒人一点奖赏。每天下班回家,绕着院子,欣赏着满园怒放的花朵此消彼长。手握一把剪刀,看到花开正浓的,随即剪下几枝便装饰了我的餐桌,拍几张美照发给朋友和家人,内心十分喜悦。     满院的各种花草,以芍药花最绚丽耀眼,可媲美国色天香的牡丹。自古素有“牡丹为王,芍药为相”的说法。芍药与牡丹因花形相似,很多人误认为芍药与牡丹是同一种植物。其根本区别是,牡丹是木本植物,芍药是草本植物。芍药最早栽培于中国中原地区,夏、商、周时期已被栽培,仅供贵族观赏。西周时期,芍药花被赋予“爱情”意寓,充当了“红娘”角色,是东方国度的“爱情花”。那时男女青年赠送芍药,表达情意,成为一种时尚。《诗经》中有“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的记载。

麦城青少年心理健康讲座纪实系列(之一)

 东西方文化差异与华裔代沟交织中的亲子沟通   2018年12月8日下午3点 “中国父母、美国孩子 – 青少年心理及情绪健康”亲子教育论坛在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市的研究园(5602Research Park, Madison)举行。本次论坛由麦城华人协会 (MACCO) 领衔,联合全美华人联合会(UCA)Wisconsin分会、 密城华人社区中心(MCCC)以及UCA Illinois Chapter共同举办。

麦城青少年心理健康讲座纪实系列(之二)

东西方文化差异与华裔代沟交织中的亲子沟通 2018年12月8日下午3点 “中国父母、美国孩子 – 青少年心理及情绪健康”亲子教育论坛在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市的研究园(5602Research Park, Madison)举行。本次论坛由麦城华人协会 (MACCO)领衔,联合全美华人联合会(UCA)Wisconsin分会、 密城华人社区中心(MCCC)以及UCA Illinois Chapter共同举办。

2018 第八届威斯康星国际华人网球公开赛

           --- “马拉松花旗参业杯”赛热评 八月二十六日,2018 威斯康星第八届”马拉松花旗参业杯”国际华人网球公开赛完满结束了(以下简称‘马拉松参赛’)。 来自五个国家4大洲的14支球队,在国际华人网球协会主席Lucy Chen 的率领下,来到优美的美国中部威斯康星州榆树林市,参加此次大赛。这里的夏天绿树成荫,早晚凉风习习, 是个避暑的胜地。 但在正式比赛的8/25、26日两天, 大概是老天也感到了比赛前紧张的气氛,白天的气温也达到了摄氏30度以上。夏日炎炎,给比赛的运动员更增加了体能考验。 比赛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天(8月25日)是分组比赛,14支球队分成4组,组内打循环赛;第二天是淘汰赛,各小组的第一、二名进入主淘汰赛, 决出冠亚军;各小组的第三、四名进入次淘汰赛, 也决出第一、二名。 这次比赛的总裁判长薛求真先生在不熟悉各组实力的情况下,将14支球队用随机方法分组, 所以不可避免的会有些很强的队分在同一组,但也增加了比赛胜负的不可预测性。 第一组由4个队组成: 西部魔力队、加拿大华人网球队、 中国大众网球论坛队、和威州华商队;第二组由4个队组成:珠海网球促进会、美国马拉松2 队、内蒙古狼队、和迈阿密飙风队; 第三组由3个队组成:国际华人网球联合队、西班牙华人网球、和美国马拉松参二队;第四组由3个队组成:南昌摩天网球队、澳大利亚金童队、北京网球音乐大篷车。 二天的比赛,明显看出第二组的四个队实力都比较强。由冀铭先生率领的珠海队员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双打配合天衣无缝,很快就在组里崭露头角;迈阿密队由张学锋先生亲自挂帅,也打得精彩,与各队打得难分难解。最后由珠海队拔得小组头筹,迈阿密队名列第二。 第四组的三个队第一场比赛,北京网球音乐大篷车队和南昌摩天网球队,打的难分难解。大篷车队的黄晓辉音乐天分高,网球也打得漂亮。他的队友谢朝品也不示弱;对手南昌队是分分必争,而且是赢球必发出一大声,增加了不少场上的紧张气氛;同组的金童队也非常厉害。这个组的各队打的难分难解,排名直到最后才见分晓。第一名由南昌摩天网球队夺得,第二名大篷车队,金童队屈居第三。 第一组的西部魔力队果然名副其实,显示其魔力。其中男双的冯成球技高超,和他配合的当地队员郑益群也打得凶狠,两人的配合非常好;同组的大众国际论坛队,由大赛的执行主席原文彬会长亲自挂帅,虽是一支在短期内成立的队伍,也打得有板有眼,特别是在同最强西部魔力队的男双比赛中,原会长拉了总裁判长薛求真搭配,竟然打到了抢七,还有两个赛点。虽然最终失利,大家惊叹:“原会长还真会打球!”.威州华商队毫不示弱,男双、女双都显示出强大的实力,最终虽然以接近比分输给西部魔力队,但夺得小组第二。 第三组的国际华人网球联合队女生实力强大,原定男选手不能到场参加混双比赛,所以由当地男选手援助。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比赛唯一的美国选手Tad, 是裁判长薛求真在网球俱乐部的搭档球友,被邀请来援助网球联合队。虽然是临时被通知参加比赛,但Tad除了显示了高超的球技,还带来了他绅士般的球风。场上永远是认真打好每一个球,诚实叫每一个边球,场下永远是面带微笑。连续打多轮男双、混双也从不埋怨。  第一天分组比赛的结果: 第一组:排名 1. 西部魔力队 2. 威州华商队 3. 中国大众网球论坛队 4....

《诗情画意》–密城作家的爱意

                                               ...

雪松堡之恋

本报编辑 -
-----仲夏百合 在美国的中西部,如果以著名的芝加哥为起点,沿着密执安湖向北走一百一十英里左右,你会遇到一座美丽的小镇:雪松堡 (Cedarburg)。 流经小镇有一条河,她是雪松堡的生命之河。正是因为她,人们才开始陆续到此驻足落户,生息繁衍。小河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雪松溪(Cedar Creek)。雪松溪源起远方西斑镇的大小雪松湖,绵延数十英里,由西向东,流到雪松堡。经由雪松堡的时候,雪松溪突然撒了个欢儿,来了个急转弯,向南奔去,中途融进密尔沃基河,终而汇入密执安湖中。 当年买房子找到雪松堡的时候,我能一下子喜欢上这个小镇,与这条雪松溪不无关系。站在小镇的石桥上,凭栏而望,远方的河水平静地流淌着,河面平整得像一块缎子,柔柔地铺在地面。近处的河床落差形成了一个小瀑布,飞流激起的白色浪花在桥下翻腾。这河水让我想到起了家乡的松花江,不由得让我对小镇感到亲切。 雪松溪在雪松堡前后的两英里左右有好几处落差,水流湍急,直泻而下。聪明的人抓住了这天賜之福,利用水流发电,沿河建起了磨坊。那是始于1844年的事。十一年后,最初的小磨坊被一座气势宏伟的五层楼高的石灰石磨坊所取代。 它是雪松堡的第一栋高楼,当年造价22000美元,成了雪松堡的一个亮点。这座里程碑式的建筑,引领着雪松堡走向繁荣。 随后的岁月里,沿雪松溪又陆续建了五座水坝和磨坊,建起了一个占地74英亩的温泉公园度假胜地,雪松堡逐渐声誉鹊起,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小镇,吸引着来自美国中西部的游客。 如今,这座五层高楼仍然矗立在雪松堡的主街上,只不过物是人非,磨坊业早已不复存在。这栋楼也被列入美国国家的历史遗迹。 不过,雪松堡的亮点不是这座五层高楼的磨坊,而是另外两座楼房。一座名叫林肯楼, 建于1894年。初衷是作为小学到高中的学校。可随着雪松堡人口的不断增长,学生也逐渐多了起来,一栋教学楼远远不够用了。于是,在1908年,林肯楼旁又一座大楼拔地而起,它被命名为华盛顿楼,成为雪松堡当时的高中教学楼。这是两栋非常漂亮结实的石头楼房。即使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看来,它们依然显得大气,庄重。如今的雪松堡,已经有三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每个学校校舍宽敞,设施齐全,校园美丽。而林肯楼和华盛顿楼,这两栋最初始的教学楼,已作他用,一栋是雪松堡市政厅,另一栋是老年活动中心。 站在这两栋古朴厚重的石楼前,我常常不由得心生感慨。当年那些来到雪松堡扎根落户的先驱,把最好的建筑用作了学校,真可谓目光远大,令后人景仰。他们没有那些“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空洞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地让理想照进现实,让孩子们在最好的条件下接受教育。教育是国之根本,是民族发展的原动力。任何一个重视教育的民族,都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两栋楼是雪松堡的骄傲。它们像两座丰碑,载入了雪松堡的史册。 如果不是2008年那次美国大选,雪松堡小镇不会进入美国政治的视野。 雪松堡是个安静的小镇,只有一条主街-华盛顿大街。站在华盛顿街北端的“桥”路和华盛顿街的交叉路口,极目南望,街的两边是一家家独具特色的店铺,街的尽头是一座教堂。夏日,郁郁葱葱,一片片茂密树叶的后面,露出教堂呈三角形尖尖的塔楼和楼顶上的十字架。冬季,白雪皑皑,即使是树挂和雾凇也遮不住教堂。蓝天白雪灰石青瓦,教堂的全貌在街的尽头一览无余,庄严神圣。任何时候,站在华盛顿街上,举首翘望,小镇就像天幕下的一幅水墨画,像是在电视剧里的一个镜头。 不过,2008年,让雪松堡频上电视的不是雪松堡美丽的教堂,而是华盛顿街中部的丁字路口,和一家名叫“巧克力工厂 ”的三明治店。 2008年夏天,美国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肯恩提名阿拉斯加女州长萨拉·佩林为他的竞选搭档,使那一年的总统竞选像喜剧般地好看。共和党的代表大会之后,麦肯恩和佩林的竞选第一站就来到了雪松堡。聚会的舞台搭在了华盛顿街中部的丁字路口, 背后就是这家三明治店。那几天的报纸连篇累牍, 播报两党的竞选势头。这条丁字街口和三明治店也频频出镜。佩林和一干人马曾在三明治店买了冰淇淋,卖冰淇淋的小女孩也成了报纸和电视采访的对象!那几天,雪松堡何其热闹! 喧闹的过后是沉寂。在那年的大选中,雪松堡像雪松溪瀑布中的一朵浪花,在政治的潮流中涌跳了一下,又顺流而下,被淹没在的溪水中,平静地向前方流去。按理说,雪松堡与那年的总统大选的关系到此也就画上了句号。没料到,大选之后,佩林出了一本自传《Going Rogue》(中文版翻译为《单打独斗》),再次把雪松堡推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佩林书中描写竞选首站的小镇,爱国彩旗飘扬,“妈妈和爸爸”式的小店铺,古朴的小镇广场……,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描述威斯康星州的小镇雪松堡。只可惜,佩林却张冠李戴,把雪松堡与衣阿华州的另一个小镇锡达拉皮茨混为一谈。而当时的锡达拉皮茨小镇还尚未从刚刚过去的洪水灾难之中复元。霎时间舆论哗然。电视报纸又有了新的热点话题。 然而,这一切,对雪松堡的一万居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毕竟,真实的历史它已经见证过。生活总该回归于它应有的恬静。 雪松堡主街上有好几家咖啡店。春夏秋每个周末的早晨,只要天气晴好,我和丈夫都要步行到这里,找上一家咖啡店,喝杯咖啡。大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到一家名叫“焙烧”的店。那是我们的偏爱, 这家咖啡店不大。五、六张小桌子,再加上几条带高脚凳的咖啡吧台。客满了,稍显拥挤,却不嘈杂。品咖啡吃早点的人们,或低声细语,或默读晨报。小店在咖啡的氤氲里透着舒适与安详。 除了咖啡,店里也卖各式西点,新鲜的,现烤现卖,香甜诱人。我心里很馋,却不敢多吃,怕糖多油大,不利健康。我俩常常是两杯咖啡,外加一块点心分着吃。时间长了,与老板娘熟了,有了默契,只买一块点心时,不用问,她也会放上两把叉子。 老板娘名叫苔咪,长得漂亮,颇有些南美人风情,也很精明强干。为了开咖啡店,她曾和她丈夫到夏威夷群岛上的咖啡庄园考察过。苔咪说,咖啡豆焙烤出来后的三十个小时之内味道最好。三十年前苔咪的父亲在密尔沃基开过一家著名的五星级餐馆,苔咪曾在那里打工学习。“家学”的渊源使她善于经营,也会营造气氛,使小咖啡店的生意经久不衰。 我和丈夫喜欢坐在吧台的高凳上品咖啡。台面上常有一些零散的当日报纸,我们边喝边读,报纸看完,咖啡也喝完了。周末的早晨来店里喝咖啡的,大都是有一份闲情逸致的人,悠哉游哉。互不相识也友善相迎,道一声早安,为一天的好心情加了温。某次我在读报,一位老者走到我身旁停下,我赶紧道了声“早晨好。” 老人瞄了一眼我手中的报纸,问我,“在找自己的名字吗 ? ( Looking for your name ?)”我一听,忍俊不禁,知道遇上了一位幽默的老人。我当时在读“警察报告”版,都是远近各个地方的一些“违章停车”、“酒后驾驶” 、“砸门撬锁”、“坑蒙拐骗” 等等违法乱纪之事。我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回答:先生,你可能会失望,我的名字从不在上面( You may be disappointed...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MUST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