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第八届威斯康星国际华人网球公开赛

           --- “马拉松花旗参业杯”赛热评 八月二十六日,2018 威斯康星第八届”马拉松花旗参业杯”国际华人网球公开赛完满结束了(以下简称‘马拉松参赛’)。 来自五个国家4大洲的14支球队,在国际华人网球协会主席Lucy Chen 的率领下,来到优美的美国中部威斯康星州榆树林市,参加此次大赛。这里的夏天绿树成荫,早晚凉风习习, 是个避暑的胜地。 但在正式比赛的8/25、26日两天, 大概是老天也感到了比赛前紧张的气氛,白天的气温也达到了摄氏30度以上。夏日炎炎,给比赛的运动员更增加了体能考验。 比赛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天(8月25日)是分组比赛,14支球队分成4组,组内打循环赛;第二天是淘汰赛,各小组的第一、二名进入主淘汰赛, 决出冠亚军;各小组的第三、四名进入次淘汰赛, 也决出第一、二名。 这次比赛的总裁判长薛求真先生在不熟悉各组实力的情况下,将14支球队用随机方法分组, 所以不可避免的会有些很强的队分在同一组,但也增加了比赛胜负的不可预测性。 第一组由4个队组成: 西部魔力队、加拿大华人网球队、 中国大众网球论坛队、和威州华商队;第二组由4个队组成:珠海网球促进会、美国马拉松2 队、内蒙古狼队、和迈阿密飙风队; 第三组由3个队组成:国际华人网球联合队、西班牙华人网球、和美国马拉松参二队;第四组由3个队组成:南昌摩天网球队、澳大利亚金童队、北京网球音乐大篷车。 二天的比赛,明显看出第二组的四个队实力都比较强。由冀铭先生率领的珠海队员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双打配合天衣无缝,很快就在组里崭露头角;迈阿密队由张学锋先生亲自挂帅,也打得精彩,与各队打得难分难解。最后由珠海队拔得小组头筹,迈阿密队名列第二。 第四组的三个队第一场比赛,北京网球音乐大篷车队和南昌摩天网球队,打的难分难解。大篷车队的黄晓辉音乐天分高,网球也打得漂亮。他的队友谢朝品也不示弱;对手南昌队是分分必争,而且是赢球必发出一大声,增加了不少场上的紧张气氛;同组的金童队也非常厉害。这个组的各队打的难分难解,排名直到最后才见分晓。第一名由南昌摩天网球队夺得,第二名大篷车队,金童队屈居第三。 第一组的西部魔力队果然名副其实,显示其魔力。其中男双的冯成球技高超,和他配合的当地队员郑益群也打得凶狠,两人的配合非常好;同组的大众国际论坛队,由大赛的执行主席原文彬会长亲自挂帅,虽是一支在短期内成立的队伍,也打得有板有眼,特别是在同最强西部魔力队的男双比赛中,原会长拉了总裁判长薛求真搭配,竟然打到了抢七,还有两个赛点。虽然最终失利,大家惊叹:“原会长还真会打球!”.威州华商队毫不示弱,男双、女双都显示出强大的实力,最终虽然以接近比分输给西部魔力队,但夺得小组第二。 第三组的国际华人网球联合队女生实力强大,原定男选手不能到场参加混双比赛,所以由当地男选手援助。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比赛唯一的美国选手Tad, 是裁判长薛求真在网球俱乐部的搭档球友,被邀请来援助网球联合队。虽然是临时被通知参加比赛,但Tad除了显示了高超的球技,还带来了他绅士般的球风。场上永远是认真打好每一个球,诚实叫每一个边球,场下永远是面带微笑。连续打多轮男双、混双也从不埋怨。  第一天分组比赛的结果: 第一组:排名 1. 西部魔力队 2. 威州华商队 3. 中国大众网球论坛队 4....

《诗情画意》–密城作家的爱意

                                               ...

雪松堡之恋

-----仲夏百合 在美国的中西部,如果以著名的芝加哥为起点,沿着密执安湖向北走一百一十英里左右,你会遇到一座美丽的小镇:雪松堡 (Cedarburg)。 流经小镇有一条河,她是雪松堡的生命之河。正是因为她,人们才开始陆续到此驻足落户,生息繁衍。小河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雪松溪(Cedar Creek)。雪松溪源起远方西斑镇的大小雪松湖,绵延数十英里,由西向东,流到雪松堡。经由雪松堡的时候,雪松溪突然撒了个欢儿,来了个急转弯,向南奔去,中途融进密尔沃基河,终而汇入密执安湖中。 当年买房子找到雪松堡的时候,我能一下子喜欢上这个小镇,与这条雪松溪不无关系。站在小镇的石桥上,凭栏而望,远方的河水平静地流淌着,河面平整得像一块缎子,柔柔地铺在地面。近处的河床落差形成了一个小瀑布,飞流激起的白色浪花在桥下翻腾。这河水让我想到起了家乡的松花江,不由得让我对小镇感到亲切。 雪松溪在雪松堡前后的两英里左右有好几处落差,水流湍急,直泻而下。聪明的人抓住了这天賜之福,利用水流发电,沿河建起了磨坊。那是始于1844年的事。十一年后,最初的小磨坊被一座气势宏伟的五层楼高的石灰石磨坊所取代。 它是雪松堡的第一栋高楼,当年造价22000美元,成了雪松堡的一个亮点。这座里程碑式的建筑,引领着雪松堡走向繁荣。 随后的岁月里,沿雪松溪又陆续建了五座水坝和磨坊,建起了一个占地74英亩的温泉公园度假胜地,雪松堡逐渐声誉鹊起,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小镇,吸引着来自美国中西部的游客。 如今,这座五层高楼仍然矗立在雪松堡的主街上,只不过物是人非,磨坊业早已不复存在。这栋楼也被列入美国国家的历史遗迹。 不过,雪松堡的亮点不是这座五层高楼的磨坊,而是另外两座楼房。一座名叫林肯楼, 建于1894年。初衷是作为小学到高中的学校。可随着雪松堡人口的不断增长,学生也逐渐多了起来,一栋教学楼远远不够用了。于是,在1908年,林肯楼旁又一座大楼拔地而起,它被命名为华盛顿楼,成为雪松堡当时的高中教学楼。这是两栋非常漂亮结实的石头楼房。即使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看来,它们依然显得大气,庄重。如今的雪松堡,已经有三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每个学校校舍宽敞,设施齐全,校园美丽。而林肯楼和华盛顿楼,这两栋最初始的教学楼,已作他用,一栋是雪松堡市政厅,另一栋是老年活动中心。 站在这两栋古朴厚重的石楼前,我常常不由得心生感慨。当年那些来到雪松堡扎根落户的先驱,把最好的建筑用作了学校,真可谓目光远大,令后人景仰。他们没有那些“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空洞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地让理想照进现实,让孩子们在最好的条件下接受教育。教育是国之根本,是民族发展的原动力。任何一个重视教育的民族,都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两栋楼是雪松堡的骄傲。它们像两座丰碑,载入了雪松堡的史册。 如果不是2008年那次美国大选,雪松堡小镇不会进入美国政治的视野。 雪松堡是个安静的小镇,只有一条主街-华盛顿大街。站在华盛顿街北端的“桥”路和华盛顿街的交叉路口,极目南望,街的两边是一家家独具特色的店铺,街的尽头是一座教堂。夏日,郁郁葱葱,一片片茂密树叶的后面,露出教堂呈三角形尖尖的塔楼和楼顶上的十字架。冬季,白雪皑皑,即使是树挂和雾凇也遮不住教堂。蓝天白雪灰石青瓦,教堂的全貌在街的尽头一览无余,庄严神圣。任何时候,站在华盛顿街上,举首翘望,小镇就像天幕下的一幅水墨画,像是在电视剧里的一个镜头。 不过,2008年,让雪松堡频上电视的不是雪松堡美丽的教堂,而是华盛顿街中部的丁字路口,和一家名叫“巧克力工厂 ”的三明治店。 2008年夏天,美国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肯恩提名阿拉斯加女州长萨拉·佩林为他的竞选搭档,使那一年的总统竞选像喜剧般地好看。共和党的代表大会之后,麦肯恩和佩林的竞选第一站就来到了雪松堡。聚会的舞台搭在了华盛顿街中部的丁字路口, 背后就是这家三明治店。那几天的报纸连篇累牍, 播报两党的竞选势头。这条丁字街口和三明治店也频频出镜。佩林和一干人马曾在三明治店买了冰淇淋,卖冰淇淋的小女孩也成了报纸和电视采访的对象!那几天,雪松堡何其热闹! 喧闹的过后是沉寂。在那年的大选中,雪松堡像雪松溪瀑布中的一朵浪花,在政治的潮流中涌跳了一下,又顺流而下,被淹没在的溪水中,平静地向前方流去。按理说,雪松堡与那年的总统大选的关系到此也就画上了句号。没料到,大选之后,佩林出了一本自传《Going Rogue》(中文版翻译为《单打独斗》),再次把雪松堡推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佩林书中描写竞选首站的小镇,爱国彩旗飘扬,“妈妈和爸爸”式的小店铺,古朴的小镇广场……,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描述威斯康星州的小镇雪松堡。只可惜,佩林却张冠李戴,把雪松堡与衣阿华州的另一个小镇锡达拉皮茨混为一谈。而当时的锡达拉皮茨小镇还尚未从刚刚过去的洪水灾难之中复元。霎时间舆论哗然。电视报纸又有了新的热点话题。 然而,这一切,对雪松堡的一万居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毕竟,真实的历史它已经见证过。生活总该回归于它应有的恬静。 雪松堡主街上有好几家咖啡店。春夏秋每个周末的早晨,只要天气晴好,我和丈夫都要步行到这里,找上一家咖啡店,喝杯咖啡。大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到一家名叫“焙烧”的店。那是我们的偏爱, 这家咖啡店不大。五、六张小桌子,再加上几条带高脚凳的咖啡吧台。客满了,稍显拥挤,却不嘈杂。品咖啡吃早点的人们,或低声细语,或默读晨报。小店在咖啡的氤氲里透着舒适与安详。 除了咖啡,店里也卖各式西点,新鲜的,现烤现卖,香甜诱人。我心里很馋,却不敢多吃,怕糖多油大,不利健康。我俩常常是两杯咖啡,外加一块点心分着吃。时间长了,与老板娘熟了,有了默契,只买一块点心时,不用问,她也会放上两把叉子。 老板娘名叫苔咪,长得漂亮,颇有些南美人风情,也很精明强干。为了开咖啡店,她曾和她丈夫到夏威夷群岛上的咖啡庄园考察过。苔咪说,咖啡豆焙烤出来后的三十个小时之内味道最好。三十年前苔咪的父亲在密尔沃基开过一家著名的五星级餐馆,苔咪曾在那里打工学习。“家学”的渊源使她善于经营,也会营造气氛,使小咖啡店的生意经久不衰。 我和丈夫喜欢坐在吧台的高凳上品咖啡。台面上常有一些零散的当日报纸,我们边喝边读,报纸看完,咖啡也喝完了。周末的早晨来店里喝咖啡的,大都是有一份闲情逸致的人,悠哉游哉。互不相识也友善相迎,道一声早安,为一天的好心情加了温。某次我在读报,一位老者走到我身旁停下,我赶紧道了声“早晨好。” 老人瞄了一眼我手中的报纸,问我,“在找自己的名字吗 ? ( Looking for your name ?)”我一听,忍俊不禁,知道遇上了一位幽默的老人。我当时在读“警察报告”版,都是远近各个地方的一些“违章停车”、“酒后驾驶” 、“砸门撬锁”、“坑蒙拐骗” 等等违法乱纪之事。我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回答:先生,你可能会失望,我的名字从不在上面( You may be disappointed...

威州•花旗参

------百草园 坐在窗前敲字,阳光穿过百叶窗,一条一条地洒在身上、地上,放眼望去,窗外的世界是一片绿绿的草地,衬着邻家殷红的玫瑰,风儿吹来,带来远处回荡的风铃声,树枝也随风摇曳起舞,而时光和岁月,就这样随着轻吹的风儿一寸寸地慢慢逝去。 美国的威斯康辛州,我们喜欢称它为威州,几乎可以算是我的第二故乡。开口说中文,人家总会马上猜出我是东北人,而说英语,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威州口音,已经很难说什么少小离家的话了,现在能说的只有乡音如故,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 在威州住久了,有一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好像大家都是这样,匆匆忙忙地去赶赴那一趟趟远离家园的旅游,去欣赏那远在天边的奇山异水,而对近在眼前的秀丽风光,总是那么视若无睹那么不上心,脑海里的念想是,急什么,这些景色不就是近在咫尺嘛,就好像自己已经拥有了一样。 若干年前,朋友曾经请我们到威州的花旗参产地沃萨(Wausau)去玩,这才有机会和时间真正认真地打量一下自己的周边。威州不但真的很美,亦有它自己独特的本色,威州的美不像美国佛罗里达那种南国味道的婉约风情,也不是似美国东西海岸那样现代摩登的耀眼辉煌,它有着美国本土的淳朴,也让人感受那份取之不尽的深厚文化底蕴。 你可以一点点一片片慢慢地欣赏、一口口一滴滴缓缓地品尝,它的风味有着那种朴实无华而又透彻经脉的豪放和粗犷。 从地理位置上讲,威州位于美国的中部北方,它南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相连,东临美国的五大湖之一密西根湖,北接五大湖之二苏必利尔湖,西连明尼苏达州和艾瓦州。大家介绍它时,常常提的坐标是芝加哥,因为它实在是美国不见经传的一个普通州份。 在美国,如果你提到威州,总会让人想到啤酒、奶酪、和每年到处庆丰收的各种集会,可能威州最出名的应该还是它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不错,威州的冬天是非常严酷的,其实,在威州住了这么多年,对冬天,最怕的并不是它的冷,而是其遥遥又漫长,让人感觉春天好像永远躲在无边天际的尽头。威州的冬天是在十一二月份开始,往往要到第二年的五月份结束。这样漫长的冬天,也给了威州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处,让它拥有了肥沃无比的土地,这里的土地和气候非常适合人参的成长,就像中国的好人参都长在东北寒冷的长白山上一样。 邀请我们去游玩的朋友,是养育花旗参的专家。这位专家可不是威州土生土长的参农,男主人曾经是拥有博士学位的医学院教授,几年前,女主人在沃萨找到非常喜欢又合适的行医职业后,他们举家搬至沃萨。男主人干脆在沃萨开始了养育花旗参事业的攀援。其实,当一个人具有了一定的能力和胸怀后,好像总是可以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也更是可以达到行行出状元的境界。 威州的花旗参,只能生长在处女地上,也就是说,一块土地,如果种过一次花旗参,那就永远不能再种花旗参了。问过朋友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块土地再种花旗参,朋友解释说,花旗参需要非常肥沃的土地,一块地种过花旗参,好像这第一茬参会把土地里的某些养料全部吸取去,如果在同一块土地种第二茬花旗参,这第二茬参会因为缺乏这些养分而烂根,进而没有收获。由于培育一批花旗参需要好几年,没有参农愿意冒险在同一块土地再种植花旗参。 第一次看到养育花旗参的地方,非常惊讶于参农对花旗参的娇宠。一接近那片绿油油的田野,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木头百叶棚,夏天的花旗参是静静地避荫在这些木棚之下的。我们站在没有木棚遮阳的太阳下,可以感觉到烈日的炙烤,可如果进到参农给花旗参搭的木棚里,会觉得周身非常凉爽惬意,木头百叶棚的功能,让花旗参既受到阳光的滋润,又不被暴晒侵袭。 参农说,到了冬天,他们会把这些木头棚子撤掉,让花旗参承受更多冬日里干冷明媚的阳光。 花旗参的价值是按参龄来衡量的,朋友先带我们去观看了一年大小的参田,这里的参苗都非常小,每棵苗上只有几片叶子,参苗在地里稀稀拉拉的,让人能看到裸露在这些参苗脚下的土地。而两年大的参田里,那些参苗就有了更多枝叶,等到了三年老的参地,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枝叶茂盛郁郁葱葱,又整齐茁壮的花旗参,你根本看不到参苗下面养育它们的那片土地了。 人们谈论人参,总是讲几品叶的参,也说那几品叶就是几年老的人参,而大家谈的几品叶,并不是要数叶子,应该是去查有几根枝子。站在参地边,我的思绪飞到那些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千年老参,那该是个什么样子?一千年才能成精,一棵有着一千个枝枝杈杈的老参,那样子应该是老嘎嘎,的确很像一位白发苍苍颤颤巍巍的老精灵。 朋友拿出一把小小的挖参锹,挖出了一棵三年参。那棵参顶上有一串红红的果子,身上长着许多绿绿的叶子,加上一个白白胖胖的根子,感觉就是一个穿红戴绿的小人参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心痛起来,怎么搞得?咋随随便便地把娃儿拽出了它舒舒服服的热炕头! 那间参场在威州沃萨市的马拉松(Marathon)郡,参场的名字也干脆马拉松花旗参农场。一提马拉松,给人的感觉是在给力长跑,也许我的朋友真是要在这安静富饶的威州天际,开展他养参事业的长跑竞赛;也许是那些胖胖的参宝宝,想要在这美丽的田野上,一茬茬一辈辈,天长地久地传宗接代。 还在慢慢地敲字,心底一声轻叹,时间过得好快啊!当空的骄阳已经被满天的夕阳彩霞所替代。愿那轻吹的风儿,把威州春天的清艳,夏令的醇美,秋季的丰收,冬日的冷冽,都吹转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望岁月的优美在我们的轻抚中,也流淌的缓一些更缓一些,好让我们有时间有机会,去更好地欣赏和品味这美丽的五味人生

北美知更栖吾家

Buy Xanax Eu 本报编辑 -
记得南方老家总有燕子飞来,在我家的屋檐房廊下搭窝筑巢。那时还很小,于是爷爷奶奶总免不了要教导我们一番,大意是燕子是益鸟,我们要爱护它们。而且鸟类也是很通人性的,它们会选择幸福善良的人家筑巢。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家是非常有福气的家庭。所以千万不可以赶走它们,以防赶走了好福气。如今我已经在异国他乡安住多年。因为住在郊区,自然环境还不错,房子庭院周围经常有各种小动物们光顾。北美知更鸟作为威斯康辛的州鸟,更是我们的常客。 发现鸟巢的第一天 春天前脚刚到,知更鸟后脚便跟了过来,成群地出现在后院的树林里。草地稍稍泛绿后,它们就会飞到我家的草坪上撒欢觅食。不知何时起,它们不仅喜欢上了我们的院子,更好像爱上了我们家。它们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家的阁楼和车库里,还搭盖了鸟巢。而我依然谨记儿时大人们的教导,与它们和平共处。笑看几处早鸟争暖树,吾家知更啄春泥,不亦乐乎!

荷兰风情 郁金香飘

-----记母亲节前夕游密歇根州HOLLAND的郁金香节                                                ...

密城华人社区宣布成立《密城快讯》

  2018年5月6日,密城华人社区主席孙建国先生在密城华人社区微信群里(MCCC- 服务、融合、发展)宣布《密城快讯》正式成立。其直属密城华人社区,将以“短、平、块” 的优势,宣传报道密城华人社区。《密城快讯》是继《密城时报》创办十年来的第二份华文媒体。今后二份中文媒体将携手合作,共同为密城华人社区服务,共建密城华人美好家园。               《密城时报》作为一个威州华人的华文媒体,将一如既往地服务于全威州华人以及华人组织。记录威州华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为读者提供有新闻价值、有影响力、有正能量的好文分享。感谢一路陪伴《密城时报》的威州华人读者多年来关注,支持!(密城时报编辑部)

芝加哥希林灯节文艺晚会

--密城华人首次登台倾情演唱 2018年 4月28日,由芝加哥华星艺术团、芝加哥亚洲文化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希林灯节文艺晚会,于Yellow Box Auditorium圆满落下帷幕。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总领事洪磊先生,Naperville市市长Mr. Steve Chirico分别发来贺信,祝贺文艺晚会成功举办。 参加此次文艺晚会的演员阵容强大。二胡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姜克美、女高音歌唱家廖丹、男高音歌唱家童韬、魔术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李宁、以及当地舞蹈团、合唱团同台献艺。 密城华人女高音民族歌唱家庞瑞云女士、密城男高音歌手钟广昌先生,被主办方邀请,首次登上希林灯节文艺晚会。 晚会以一首古典与现代结合的《牡丹花开》拉开序幕;中国知名胡琴演奏家姜克美用精湛的琴艺,以一曲激昂的《赛马》打动在场的观众;魔术师李宁表演的中国魔术,让观众领会到中国魔术的神奇魅力;芝加哥华星艺术团表演的舞蹈,让不同族裔的观众,从舞蹈的动作中体会舞蹈表达的内涵;庞瑞云以其甜美、清亮的歌喉,深情地演唱一首动听的《梨花颂》,赢得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钟广昌以其高亢,洪亮、纯净的嗓音,与庞瑞云甜美、清脆的音色完美演绎一首陕北民歌《拉手手亲口口》,再次震撼到观众的心里。此次希林灯节文艺晚会,是密城华人继2017年芝加哥千人演唱会后,再次登上芝城华人的舞台。给芝城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密城,一个华人不足万人的小城,这里的华人淳朴、热情、善良、多才多艺。庞瑞云女士,密城华人家喻户晓的密城华人歌唱家,一直活跃在密城以及外州华人春晚的舞台;钟广昌先生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又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歌唱明星。他们作为密城华人的文化使者,带给外州华人动听的歌声,也展现密城华人的风采,为密城华人争得荣誉,是密城华人的骄傲。 (密城时报编辑部)      演出视频新闻,请点击 wccctv 部分照片来源网络。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MUST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