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C
Milwaukee
Thursday, June 20, 2024

绿湾城 ,身边的风景 !

                                      —–百草园 刚刚过去的周末是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节。 威州的夏日一般总是从这个节日开始。果不其然,周六开始威州大地几近90度。走在太阳下给人的感觉是烈日当头,让人心里想到的是烈日炎炎和骄阳似火这些词儿。 摄影/陈虹 最近两年忽然醒悟过来,与其总是跑到天边去欣赏别人家的风景,还不如就在附近多看看自己身边的美丽风光。这个周末,我和老公游玩了密尔沃基的近邻~绿湾城(Green Bay)。 绿湾城最著名的当属威州包装工橄榄球队(Green Bay Packers)。它的大本营—-兰博球场就坐落在这个城市。 包装工队(Packers)兰博球场 我们干脆参加了一个它最高档次的导游团(Legendary tour)。可能是选择的档次太高,报到时发现只有我们和另外一家老美。非常喜欢我们这个导游团的导游,她是一位接近70岁的美国老太太。据她讲这是她退休后的闲职,她非常喜欢也非常骄傲当这个导游。她为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述许多球队的历史、轶事、以及各类小故事。领我们参观了许多观众进不去的地方。比如:高档包间看台、顶层观赏平台、媒体控制中心、观众特定高档次餐饮区、客队更衣室,以及不同档次的看球区。如果您有机会来绿湾城,推荐这个旅游选项。 兰博球场 我们还参观了包装工队的名人纪念堂(Hall of Fame),看了青史留名的得奖球员以及他们的事迹。最后还非常荣幸地观看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Ice Bowl录像。真不知道包装工队当年拿下这个橄榄球超级碗赛是在比赛的最后两秒! 名人堂(Hall of Fame) 简要介绍一下威州包装工橄榄球队。它是美国橄榄球队里唯一的一个老百姓拥有的球队。也就是说球队没老板(owner)。球队的球票已经全部按赛季售出了。谁拥有这种赛季套票,谁就可以把自己家的票世代相传。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如果你爷爷有包装工队的球票,那他可以把票传给你爸爸。你爸爸可以再传他儿子,就这样子子孙孙地传下去,就像愚公移山一样。不过这里大家不用挖山,只要接力传票就好。当然,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老中这些外来户根本没机会拥有球票。 据导游讲如果我们现在去登记排队等票,估计我们今生拿到这种套票的机会不大。不过本人曾经荣幸地在十几年前在这个球场看过一次比赛。当然,是老美朋友转卖给我们的一场球赛的票。 当年设计的球队Logo,后简化成一个G字 这回在绿湾城,我们下榻在市中心的旅店。那个旅店挨着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晚上踏着夕阳,伴着轻抚的晚风在河边漫步。那份悠闲,那份随意,那份自由自在地游逛,让人享受。给人的感觉,好像日子会这样一直轻曼地流淌到地老天荒… … 摄影/陈虹 第二天我们去了绿湾市的火车博物馆、植物园和自然中心。 很喜欢那个火车博物馆。里面不但有小电影向游客介绍北美的火车历史,还有很多辆真实的美国老式火车供游人进到车里观赏。最后,大家还可以坐在小火车上,实地行驶半个小时。 火车博物馆里的陈列 火车,对我们这一辈人来说是载我们到天边的工具。当年,我们不就是随着咣当咣当的火车前进声,带着我们年轻的梦游历了中国的山山水水吗? 火车博物馆里的火车 绿湾城的植物园和自然中心虽不能跟芝加哥和温哥华的植物园相比,但有它自己的风味。尤其是自然中心里的野鹅,居然允许游人喂食!我们刚进去时不知道这一情况,很为一群野鹅一直围着我们转而惊讶。而且其中的一只在我观看他们收藏的猫头鹰时居然悄悄地贴到我的身旁。当我一回头,赫然看见一只齐腰高的野鹅与自己并排而立,着实受了惊吓。后来,这只野鹅干脆紧随着我们周游了这个中心,做到了几乎寸步不离。估计如果小朋友去那里,一定会乐得心花怒放。 摄影/陈虹 很喜欢这座威斯康辛州的第三大城市。其实,绿湾城与密尔沃基市比应该是非常宁静、简单。如果朋友们周末有闲空,不妨去绿湾城来个一日游。 编辑:海韵 图片:百草园/陈虹

天涯海角

— 纽芬兰 肖颖明 潘丽虹 2017年7月1日是加拿大建国150周年,加拿大举国庆祝150周年生日的时候,我们夫妻二人启程前往北美最东端的天涯海角- 纽芬兰岛(Newfoundland)。 从芝加哥飞往纽芬兰的省会圣约翰斯(St. John’s),在机场租到车子,便开始了环岛10 天自驾游。我们从岛东的圣约翰斯出发,到岛西的格罗莫讷 国家公园,10天行程1000多英里。 纽芬兰的面积比冰岛国稍大一些,人口50多万,位于北美最东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直到1949年,才作为最后一个联邦省份融入加拿大。许多人可能还不知道纽芬兰,但一定知道冰海沉船的泰坦利克,沉船事件就发生在离纽芬兰不远的海域。1912年早春4月,处女航行的第一大航轮泰坦利克号从英国南安普敦出发,跨北大西洋开往美国纽约,误撞上从北极圈格陵兰断裂漂流出的冰山而沉没。 每年春天后,众多冰山脱离北极冰川原体,缓慢地一路向南漂流,六月份这些冰山到达纽芬兰。冰山,有着千年岁月活化石之称,经风雕雨琢,形态万千, 玲珑剔透,像海浪中的蓝宝石,透射出幽蓝的光芒,倾述远古的故事…… 这个季节,各种鲸鱼在岛屿附近游弋,北方冰岛的候鸟也在此产卵,繁殖。鲸鱼、海鹦鹉、冰山、海鸟(Ice Berg、Whales、Puffin)汇集在纽芬兰,造物主的精灵点缀岛屿的各个角落,成为这里最奇美的景观。游客通常选择最佳季节六月底和七月初来此游玩。 有500多年历史的圣约翰斯市,位于岛东部,是北美洲最古老的城市,也是纽芬兰人口最集中的地方。圣约翰斯是加拿大的北大西洋第一天然深水港口。俯瞰港口的信号山(Signal Hill),因在1901年接受来自北大西洋彼岸的世界第一个无线电信号而著名。饱经冰雪风暴的石塔,不仅是加拿大的历史遗址,也是人类文明的见证者。 信号山 北美最先看到日出的地方- 斯必尔 角(Cape Spear),是 北美最东端的地标, 耸立着航轮瞻仰的信号灯塔。自1836年以来,日日夜夜风雾雨雪中,为北大西洋海岸线的航船指明航向。两年前,我们曾踏足葡萄牙里斯本附近的罗卡角(Cape Roca),“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在那欧洲大陆的天涯海角最西端,也耸立着一个地标和一座信号灯塔,隔着北大西洋与斯必尔角遥相呼应。到达后的第一个清晨,我们沿着海岸线,在云雾之中登上这信号灯塔。视野虽穷,不能及远,但思绪已横跨北大西洋,浮现出的记忆飞达罗卡角。 视线回落,忽然看到崖壁下,一条鲸鱼逐浪、喷水、拱背、甩尾欢迎远方的来客?虽然我们已安排第二天乘船出海寻觅鲸鱼,但我们还为能否看到鲸鱼而忐忑不安。昨天船主坦言:茫茫大海,看到鲸鱼的概率为50%。今天竟不期而遇, 幸运看到大鲸鱼,对纽芬兰好感倍增。随后出海寻鲸之旅,我们依然跟随着这个幸运,又看到座头鲸, 长须鲸、小须鲸等各种鲸鱼,甚至驶进鱼群,随即静泊,近观鲸鱼此起彼伏,追波嬉闹。 海鹦鹉是纽芬兰省特有的鸟类。这种北大西洋海鹦鹉,每年只有春夏交配繁殖期间在陆岛停留,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上生活。当地人告诉我们,候鸟海鹦鹉繁殖后,10月份飞往更东北方的冰岛海域,来年5月份再飞回。海鹦鹉虽然归属海雀科,但人们往往认为它们是企鹅的亲戚。这是因为海鹦鹉雷同企鹅的圆滚身躯和稳与不稳的行走形态,摇摇摆摆,加上其黑白鲜明的毛羽,绚丽的花脸嘴喙和橘红的艳爪,萌萌哒哒, 人见人爱。 为弥补前年在冰岛没有清楚地看到冰岛的国鸟海鹦鹉的遗憾,我们这次不仅乘坐“大西洋海鹦鹉号”观光船,环绕鸟岛,浏览密密麻麻的鸟巢,领略它们展翅飞翔,铺天盖地疾风一般掠过岛面,齐齐刷刷落雨一般扎入海水,短小身躯可下潜60米,匪夷所思。我们还涉足海礁,有幸咫尺接近这些可爱的精灵,仔细观看它们抢食、梳羽 、嘻闹、啼鸣, 还有几只摇头晃脑踱着企鹅步,向身着同样橘红色外衣的我们走来,寻找大伙伴? 云雾中金辉下,我们童心犹在,像孩子般陪鸟儿嬉耍,兴致勃勃、流连忘返、久久不愿离去。下午五点整,仿佛有进餐钟声敲响,一霎间,礁岩上所有海鹦鹉腾飞集合,飞掠海面捕食。这是一种巧合和还是这种海上精灵的天性时钟,如此默契和神密?期待海鹦鹉迷们和鸟类专家的解答。 格罗莫讷 国家公园(Gros Morne),意为”孤独的大山”。它和坐落在落矶山脉北端的斑芙国家公园都是联合国确认的世界自然遗产,但地处天涯海角的格罗莫讷,鲜为人知。被原住民称之为孤独大山的格罗莫讷,其实是一个有极为罕见地质奇观的地质公园。它不仅有着上亿年古冰川雕蚀出地悬崖和淡水峡湾(Western Brook...

美国城镇社会文明掠影(旅美见闻一)

残疾人和老人的基本权益在美国切实受到法律保护。凡是公共停车场,都设有挂残疾人标志的专用停车位。

美国商场超市文明经商见闻(旅美见闻二)

在美国各地的大型商场或超市,一般都有新品种或促销食品供顾客免费试尝的举措。试尝的品类多种多样,有点心、饮料、果汁、冰激凌,也有速食、肉类食品等。

寻找春天

已经是五月份,威州的春天步履缓缓,姗姗来迟. 冬天最后一丝透骨的寒气顽强地抵抗着春天的脚步。心中早已渴望春天的阳光,遍野的花香。与其坐等春天的到访,不如主动寻找春天。候鸟每年南来北往,何况人乎?
- Advertisement -